棠雪听廖振羽自称被欺负了,哈哈一笑说道:“不要妄图逃避责任哦。”

    “是真的,老大,我今天在上湖广场……”

    七校合并后的霖城联大规划上有点复杂,有些地方属于霖大的产业但校外人士也可以自由出入,上湖广场就是这样的,它本身是一个休闲广场,附近居民经常来这散步跳舞。

    霖大有些社团喜欢在这里办活动,因为不需要找校团委批场地,方便很多。

    今天廖振羽他们社团活动的地点就是在上湖广场,与此同时,在那里玩轮滑的还有另一拨人,是校外的一个俱乐部。

    “然后咧?你们打起来了?”

    “没有,差一点打起来。我不小心碰到他们一个人,他们就推了我,还骂我。然后我们两边吵起来了。”

    “后来呢?”

    “后来下了挑战书。”

    “……什么鬼?”

    “就大家决定切磋一下,输的一方道歉。”

    “嗯,人没事儿就行。”

    “老大这么关心我,好感动。”

    “回来别忘了洗袜子。”

    “……”所有的感动都是幻觉。

    ——

    晚上棠雪把黎语冰的袜子准确快递到廖振羽手里,然后她把廖振羽上下打量一番,问道:“真没挨打?”

    “没。不过老大,他们太嚣张了,你看。”廖振羽说着,把手机递给棠雪,一边解释,“他们在网上到处说这件事,发微博,发朋友圈,在城市版块和咱学校的论坛都发了帖子。还有更可怕的,我刚搜到,他们那个俱乐部,有人得过花样轮滑比赛的奖。我感觉我们社团要完蛋了。”

    棠雪手指滑动,看着那帖子的内容,接着又在网上随便看了看那个俱乐部的资料,她把事情前后一寻思:“呵呵。”

    “怎么了?”

    “傻子,你们被套路了。”

    “什么意思?”

    “新成立的俱乐部,急需扩大知名度,周末的晚上,故意找茬,挑起矛盾,博人眼球,大肆宣传……所有这些,都符合炒作的特点。人家是想踩着霖大炒作自己的俱乐部呢。”

    “呃。”

    廖振羽感觉事情不妙,立刻把老大的猜测上报给了社长。

    社长也已经有这个怀疑了,问题是,不管对方是不是炒作,他们都已经骑虎难下了,现在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赢,要么丢人。

    “我正在尝试联系看能不能请咱们学校练花样滑冰的人帮忙。”社长大人说。

    棠雪在旁听得直摇头,“这不是瞎胡闹嘛。”

    廖振羽挂掉社长的电话后,悄咪咪推了一下棠雪的胳膊,“老大,你有办法对不对?帮帮忙呗?”

    “洗袜子。”

    “好好好,洗洗洗。”

    ——

    星期日的晚上,八卦在网上的传播是病毒式的,好像一夜之间,全学校的人都知道轮滑社要跟校外人士决斗了。一时间说风凉话的有,看戏的有,出主意的有,捏了把汗的人也有,但更多的是同仇敌忾,毕竟身为霖大人,没谁乐意看到自己学校的同学被外边人欺负。

    一定要赢啊!

    这是很多人的心声,体现在朋友圈里就是疯狂的刷屏。

    棠雪莫名觉得压力好大。

    决战定在第二天的周一,校团委听说这件事之后给紧急开了绿色通道,东操场下午五点半到六点半的使用权归轮滑社,团委老师语重心长地说,校方能提供的也就是主场优势了,希望同学们自己加油blabla……

    轮滑社从来没得到过这————么大的活动场地,社长真是受宠若惊。

    棠雪下课之后奔向操场,到地方一看,嚯,怎么这么多人!

    大部分都是来看热闹的。

    就连黎语冰都来了,一边肩膀上挎着书包,穿着标志性的白色运动服,闲闲地靠在操场边的铁丝墙上,自成一道风景。

    有些人就是这么神奇,他低调,安静,沉默不语,可你偏偏就是无法忽视他。

    棠雪没时间理会黎语冰,跑向风暴的正中心。

    黎语冰也看到她了,见她走过去,他立刻跟上去了。

    棠雪走到轮滑社社长身边,假惺惺地问:“社长,开始了吗?”

    “还没,还没定好比什么。”社长答。

    棠雪往社长对面看了一眼,那拨人有五六个,都是男的,为首的一个人染着一头奶奶灰。她问灰毛:“到底比什么?”

    “还用问么,就比花样呗。”

    “花样不行,没有裁判,怎么知道谁胜谁负?为了区分胜负肯定要加大难度吧?受伤怎么办?你买保险了吗?再说了,你们有个人花样得过全国大奖,现在跑来欺负我们这帮业余的,几个意思啊?”

    “哎不是,你几个意思啊?不比花样比什么?”

    棠雪一耸肩膀,“比速度呗。在场所有人都是观众。”

    此话一出,围观者有不少人跟着附和。

    灰毛乐了,脸上带着淡淡的讥讽,说:“小妹妹,你当我傻?你们是不是已经请好外援了?就等着我入套呢?”

    棠雪抱着胳膊,学着他的表情,回道:“你也别把别人都当傻子,到底是谁在下套,大家心里都门儿清,”说着,把学生证掏出来递给他,“这我学生证,看清楚点,钢戳,跟门口二十块钱一张的可不一样。不相信就去教务处查。”

    她这番举动把灰毛搞愣了,“你说你?”

    “啊,我。”

    “你跟我们比速滑?”灰毛不能相信,又加强语气问了一遍。

    “我怎么了,不行吗?”棠雪说着,看向身边的社长,“社长,行不行?”

    “行,行……”社长感觉自己都开始冒汗了。

    灰毛不乐意了:“那怎么行,跟你比,我们胜之不武,叫个男人出来,速滑就速滑呗,怕的是孙子。”

    棠雪“呵”的一声笑,笑得嚣张又跋扈,“我说,你们真不一定能赢得了我这个女的。”

    灰毛皱了下眉头正要讲话,他身后突然站出来一人,说:“我跟她比吧。”

    棠雪循声望去,那人中等身量,肤色偏黑,穿着红色的带骷髅头的外套,挂着吊牌,像个年轻的说唱艺人。

    他走到棠雪面前,说道:“我跟你比。”

    “好啊。”

    “输了的人裸-奔。”

    此话一出,周围轰动了,很多人叽叽喳喳地反对,说他欺负人。本来么,一个女孩子要和男的比速滑,很多人就觉得必输无疑,甚至已经有人帮轮滑社找好解释了:让女孩子比,就算输了,也不会那么丢人,对吧?轮滑社此举,正是因为知道必输,所以才尽量把丢人的感觉降到最低。让一个妹子来搅浑水,这招虽然不光彩但还是管用的。

    其实不止围观群众,连灰毛都是这么想的。

    甚至,轮滑社长的心里,也有点这样的偏向。

    但是骷髅头此话一出,就把局面搞得更坏了,霖大轮滑社想这么混过去是不可能的了。

    棠雪呆了一下,郑重地看着骷髅头的眼睛,问道:“你认真的?”

    “那当然。”

    棠雪指了指他,“我佩服你的勇气。好,就听你的,输的裸-奔。”

    众人哗然,突然地有点同情她,妹子啊你已经失去理智了!

    廖振羽都快掉眼泪了:“老大,咱不比了!”

    这时,一道声音从人群中响起,低沉内敛,语气冷硬,听着不甚愉悦:“我来。”

    众人看过去,见是黎语冰站出来,他走到棠雪身后,说:“我来比,输的裸-奔。”

    哇——

    围观的同学们又是一阵惊呼。连黎语冰都出现了!他还要替妹子比赛!他和妹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感觉今天这场戏处处神转折,值回票价。

    棠雪头也不回,手往身后一推,正好盖在黎语冰的胸口上,非常帅气地把他一拦。她说:“不用。你拿手机录像就行,一会儿他要裸-奔。”

    黎语冰语气有些无奈:“你别闹了。”

    “没闹。”

    黎语冰扯住她的手腕拉下去,“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必须听我的话。”

    “你在一边看我发挥。明天再听你的话。”

    黎语冰脸色有些沉,“姓棠的,你怎么还是这么浑?”

    “姓黎的,”棠雪扭脸看他,“你现在只要给我喊666就够了。”

    围观群众的内心大概是……嗷嗷嗷,怎么还有感情戏!卧槽咧求加戏啊……

    黎语冰终于拗不过棠雪,退到人群里。他站在廖振羽身边,低声对廖振羽说:“一会儿要是输了,我抱起她就跑,你给我开路。”

    “嗯!”廖振羽重重点了下头,突然不太讨厌这个叫黎语冰的家伙了。

    虽然他总是跟老大作对,可关键时刻,也还是有点人性的……

    “我愿意给你洗袜子。”廖振羽一腔真诚地说。

    黎语冰额角冒黑线,“我不愿意……”

章节目录

冰糖炖雪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酒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小七并收藏 冰糖炖雪梨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