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滑社长这次请客那是相当有诚意的, 特意提前订了包间。大学校园里的餐厅包间一向难订,也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

    棠雪晚了两分钟,到的时候发现包间里已经围着桌子坐了不少人。她开门时, 一屋子人目光刷刷刷全望向门口, 离门口最近的位置,有人扭着脸看她。在她和室内众人打招呼时,他朝她笑了笑, 左脸上浮起一个浅浅的酒窝。

    棠雪跟众人招呼一声, 若无其事地走进去,见喻言身边座位空着, 她放下包坐在他身边。

    动作云淡风轻又光明磊落。

    坐下后,她听到身边人轻声说了句:“你好。”

    “你好,我叫棠雪。”

    “我知道,”他抿了一下嘴角, “我叫喻言。”

    “我也知道。”

    他们俩人说话时,坐在棠雪正对面的廖振羽朝棠雪挤了挤眼睛,表情有些意味深长。他把自己面前一套多余的餐具放在透明的玻璃转盘上,传到棠雪面前。

    棠雪拆开餐具,杯盘摆开。

    喻言拿过她的空杯子,提着茶壶先涮了一下杯子,然后倒了一杯水。

    棠雪在旁看着。他手指扣在白色的瓷杯上, 在灯光的照射下,骨肉均匀的手指白得发透,指尖反射着淡淡的光泽, 看起来有些赏心悦目。

    喻言把水推到棠雪面前,见棠雪的目光落在他手上,他有点不好意思,缩回了手。

    廖振羽有点佩服自家老大。一个眼神就把人给调戏了。

    社长把菜单递过来:“你们点菜啊,别客气。”

    这要是黎语冰在场,棠雪肯定点些炸丸子糖醋鱼之类的恶心他,运动员最不能吃高脂高糖的东西。不过嘛那个家伙不在,棠雪便点了两个绿色健康蛋白质比较丰富的菜。

    等菜的功夫,她跟在座各位聊着天。她是个自来熟的脾气,跟谁都能有两句话说,甭管认不认识。

    喻言坐在她身边,安静地听他们闲扯。

    气氛很融洽,直到有人推开门。

    棠雪以为是服务员来上菜呢,一扭头,看到了黎语冰。

    不等别人反应,她飞快地站起身关上门,“你走错了。”

    轮滑社长汗哒哒地阻止她:“棠雪啊,没错没错,冰神是我请来的。”说着抬高声音喊,“冰神,冰神快进来!”

    黎语冰听到了社长的召唤,重新推开门,走进包间。

    社长那个高兴啊,脸上洋溢着狗腿的笑容,“冰神,我还以为你不过来了呢,快,加把椅子,一会儿让服务员再上套餐具。呐,你看看菜单,还要吃什么尽管点。”

    包间里有多余的椅子,黎语冰拉过来一把,卡在棠雪和喻言中间,“让一让,加个座。”

    棠雪坐在椅子上岿然不动假装听不懂他的语言,结果黎语冰直接弯下腰,将她连人带椅子都搬得离了地。

    棠雪:“……”

    黎语冰搬着她往旁边挪了挪,空出一个空间。

    他摆好椅子,勉强坐下。空间太小,加之黎语冰本来就身材高大,他坐下后,三人挨得很紧密,喻言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腿贴着黎语冰的腿。

    喻言默默地,默默地往旁边挪了挪。

    棠雪的好心情全被黎语冰给破坏了,她身体微微靠近他,压低声音,问:“你来干嘛呀?”

    黎语冰一偏脸,在她耳朵附近说:“我和你一样是被邀请来的。”

    “你平时不是挺讨厌吃这种饭局吗?今天怎么转性了?”

    “我今天心情好。”

    棠雪翻了个白眼,在心里悄悄猜测黎语冰有可能的动机。

    菜陆陆续续上来了,黎语冰又往棠雪耳边凑,悄悄地说:“给我夹菜。”

    棠雪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能提这种不要脸的要求,“滚。”

    “夹一筷子一块钱。”

    “滚。”

    “两块。”

    “滚滚滚。”

    “五块,十块,二十块?”

    砰——

    棠雪一拍桌子站起身。

    众人都被她吓了一跳。

    她扯住黎语冰的胳膊往外拽,“你给我出来。”

    黎语冰也不反抗,就这么被她拖出包间。棠雪拽着他七拐八拐找到一个角落,往墙上一推。

    他靠墙站着,低头看她,脸上挂着一点神秘的笑容。

    “黎语冰,”棠雪指了指他,“我觉得你应该改名叫黎有病。你说你到底有什么病你赶紧治行不行?别跑出来危害社会。”

    “给我夹菜,五十块钱一次。”

    “……”棠雪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你到底要干嘛?”

    黎语冰微微一笑:“棠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人家还是未成年,你下得去手?”

    棠雪一叉腰,瞪他:“先不说我对他是不是真的有想法……问题是我想干什么关你什么事啊?”

    “所有你想要得到的,都是我要反对的。”

    “哦,我想变成穷光蛋。”

    “好,满足你,过些天你就是穷光蛋了。”

    棠雪懒得跟他斗嘴,她抓了抓头发,“你真特么是个戏精。”

    “给我夹菜,一百块钱一次。”

    ……

    俩人回到包厢时,棠雪开始疯狂地给黎语冰夹菜,很快在他面前堆起一座小山。

    黎语冰用一种轻快又甜蜜的语气说:“不要夹了,我吃不完。”

    “别啊,你忘了你在高老庄的时候一口气能吃多少个馒头了?相信你的实力。”

    社长等人面面相觑,一个个的,表情都有些暧昧。

    喻言歪着脑袋观察他们,看到棠雪无意间飘过来的视线时,他目光带了些关切。

    棠雪鼓着脸,朝他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廖振羽托着腮,感觉现在老大的感情之路走向成谜。

    一顿饭吃完,大家收拾东西走人,棠雪朝黎语冰比了一个食指:“一万块。”说完也不理他,跟廖振羽他们一起下楼了。

    黎语冰抄着兜跟在他们身后。他腿长,别人正常的步速搁在他这里就像是散步,溜溜达达的,有一种提鸟老大爷逛公园的气质。

    下楼后,棠雪和廖振羽去提自行车,棠雪现在也是有车一族了,之前花八十块钱买了辆结实的二手车。

    喻言站在他们身边看他们给自行车开锁,温润干净的眼底带着点惊奇和钦佩。

    棠雪见他傻站着,问:“你车呢?”

    “我走过来的。”

    “那你走回宿舍多浪费时间,”棠雪朝旁边指了指,“要不骑个共享单车?也不贵。”

    他抿了抿嘴角,“我走回去。”

    棠雪把车锁摘下来扔在车框里,直起腰仔细看着他,她突然一乐:“我说,你难不成是……不会骑车?”

    喻言被他说中,脸上飘过一丝涩红,视线飘开,答道:“我没时间学。”

    他转身走,棠雪推着自行车跟在他身边,说,“那我载你吧,反正顺路。”

    “不用,我挺重的。”

    “没事儿,”棠雪指了指廖振羽,“那个胖子我都载得动。”

    廖振羽无辜道:“老大你摸着良心说,我哪里胖了?”

    棠雪笑嘻嘻地指了指自己车后座,“上来上来,快上来嘛,保证摔不到你。”

    喻言笑着坐上她的车,棠雪用力一蹬脚踏板,稳稳当当地骑出去了。

    黎语冰站在食堂门口的台阶上,抱着胳膊目送这俩人离去。

    廖振羽看到他嘴畔挂着一丝冷笑,凑过来忧心忡忡地说:“老大这么虎,可怎么泡男人哟。”

    ——

    棠雪牛x吹大发了,她其实骑得并不那么顺利:喻言虽然看起来瘦瘦的,但,真的蛮重的……

    其实也可以理解,他身上都是肌肉,肌肉比肥肉重多了。

    “喻言,你多高啊?”棠雪问他。

    “一米七八。”喻言答道。

    “哦哦,你还没成年呢,还能再长高。”

    “我不想再长了。”

    “咦?为什么呀?”

    “重心太高,容易摔倒。”

    棠雪懂了,他说的是滑冰的时候。花样滑冰的话,个子高确实有这方面的劣势。她安慰他:“没关系啦,影响也没有太大的吧?而且个子高,大长腿,好看哦。”

    “嗯。”

    “不过你现在就挺好看的。”她补充道。

    喻言又“嗯”了一声,这次带着点笑意。浅淡的笑,因腼腆而克制,因温柔而动听。棠雪有点陶醉,心想等以后俩人混熟了,她要摸摸他的酒窝。

    正在这时,黎语冰骑车经过,看到他们俩时,他“哟”了一声,语调很是轻佻。

    棠雪差点从自行车上摔下去。

    “神经病。”她骂了一句。

    黎语冰也不恼,仿佛炫耀一般,蹬着自行车咻地一下就甩开他们。

    棠雪就感觉,黎语冰这小贱-人,小尾巴又翘上天了。

    真是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等着,爸爸来教你做人了。

章节目录

冰糖炖雪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酒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小七并收藏 冰糖炖雪梨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