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饭, 周染说要带边澄在霖大附近转转,棠雪借口要去滑冰场做兼职,跟他们挥手告别。

    几人在畅天园门口分道扬镳, 黎语冰也要去滑冰场训练, 跟棠雪顺路。他右手扣在棠雪的脑瓜顶上,因为俩人有着二十公分的身高差,所以他做这个动作完全不费力气, 就那么随意地一搭。

    棠雪有点囧, 抖了抖脑袋,甩不脱他。

    黎语冰左手朝边澄挥了一下, “走了,再见。”

    说完,扣着棠雪的脑袋轻轻一拨,就特么跟挂挡似的, 然后推着她走开了。

    边澄突然叫住她:“棠雪。”

    黎语冰和棠雪同时站定,棠雪感觉到头顶上方的魔掌松了松,她获得了片刻的自由,于是扭脸看着边澄,问:“还有什么事?”

    “我明天的比赛,你会来看吗?”

    棠雪扯了扯嘴角:“你知道,我最讨厌英语了。”

    她说完这话后, 黎语冰立刻把她的脑袋拨转回来,俩人走出去一段距离后,棠雪说:“喂, 你可以放开我了。”

    黎语冰没放她,还变本加厉地从后面拨弄着她的脑袋,一边说:“左转,右转,导盲犬。”然后笑。

    “神经病啊!”

    棠雪气炸,撸起袖子想要揍他,奈何他把她卡在一条胳膊的距离之外,而他的胳膊又太长,于是乎棠雪就悲剧了,躲也躲不掉,打也打不着。

    她转身就跑,企图以此来摆脱他的钳制。

    黎语冰要追上她简直轻而易举,于是扣着她的脑袋,如影随形。俩人就这么招摇过市,也顾不上去管周围人的目光。

    棠雪跑到路口时差一点撞到一辆巡逻车,幸好黎语冰反应快,及时拉住她。

    他拎着她的肩膀用力往后扯,因为惯性,俩人撞到了一块,她的后背贴着他的胸膛。可能是由于跑动的原因,他胸膛的起伏很大,散发着勃勃的热量,她靠在他怀里感觉很不自在,立刻跳到一旁。

    然后瞪他。

    基于两人的身高差,黎语冰看到的棠雪几乎全是自拍视角,脸蛋显得更小,眼睛显得更大了,黑白分明的眼珠儿,乌亮有神,生气瞪他的时候,特别像炸毛的小猫。

    “黎语冰,我今天心情不好,你别招我。”

    黎语冰把刚才因为跑动落到胳膊上的书包重新甩到肩上,说:“帮了你,连声谢谢都没有?没良心。”

    “好好好,谢谢你。”

    “太敷衍了。”

    棠雪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问:“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黎语冰想了一下,忽地一牵嘴角:“今晚请我吃夜宵。”

    ——

    夜宵去的还是美食一条街。

    黎语冰点了一桌子菜,还叫了两瓶啤酒,一抬眼发现棠雪在看他,他问:“你要吗?”

    棠雪点了点头。

    于是啤酒又加了两瓶。

    棠雪有心事,一瓶酒下去,倾诉的欲-望越来越强烈。所以黎语冰问她是不是和边澄有什么过节时,她没犹豫就说了。

    “我以前喜欢过他。”

    虽然有过这样的猜测,可是听到她亲口承认时,黎语冰还是整个人都滞了一下,心脏轻轻地抽了抽,说不上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不爽。

    棠雪一边往玻璃杯里倒酒,一边强调道:“特别喜欢的那种。”

    黎语冰招手让服务员过来又加了几瓶啤酒,然后转头,貌似有些不屑的样子:“喜欢他哪里?”

    “不知道,反正见第一眼就喜欢,大概人在那个年纪里,都会有喜欢的人吧……你没有吗?”

    黎语冰摇头,“没有。我忙的要死。”说着喝了口酒,想借着酒精稍稍化解心里那点莫名其妙的郁结。然后他问,“那后来呢?”

    “我当时在体育班,他在重点班,我为了接近他,借着提高学习成绩的名义,求着我爸去走关系,把我调进他们班。然后我就成了全学校唯一一个重点班里的体育生,特别扎眼。”

    黎语冰听到此,点了点头,“是你能干出来的事。”

    “当时周染也喜欢他,‘高大壮’这个外号就是周染给我取的,她以为我不知道呢……反正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大堆,现在想想都觉得幼稚。”

    “是因为‘高大壮’这个外号才放弃滑冰的?”

    “啊?那倒不至于。”棠雪连忙摇头。

    “到底是因为什么?”他逼问道。

    提起这个事,棠雪挺难为情的,眼神飘忽地左顾右盼,见黎语冰咄咄逼人地看着她,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谁不想和自己喜欢的人考同一所学校啊!”说这话的时候也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都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还故意抬高了一点声音来弥补气势。

    黎语冰定定地望着她,神色复杂。

    棠雪偏着脸,小声说:“他的梦想是北大嘛,我就想……”就想和他一起考咯。

    大概对高中生而言,一起努力上同一所名牌大学就是全世界最浪漫的事了。

    “你那时候……”黎语冰突然说。

    棠雪等着他把话说完,却没料到,他说到一半,又不说了,就那么看着她,清澈的目光蒙上了一层幽深。她好奇极了,问:“那时候怎么了?”

    那时候,你想和我考同一所初中,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黎语冰多想这样问问她,可是他问不出来。

    有些话,他连说出口的资格都没有了。

    这一刻,他的心情一半是炽热一半是冰凉,整个人煎熬得要命,于是端起酒杯,咕嘟咕嘟——干了。

    棠雪看傻眼了,“黎语冰你是不是中邪了?慢点喝啊你……”

    黎语冰本来是想陪棠雪解闷的,却没料到把自己喝郁闷了,他放下酒杯,一边倒酒一边问道:“是不是傻,说不滑就不滑了?”

    “我那不是猪油蒙了心嘛,算了算了不要提了,提一次扎心一次,以后不许跟我提滑冰。”

    黎语冰叹了口气,笑了笑,笑得无奈又无力,“你是有多喜欢他啊。”

    棠雪看到黎语冰那么鄙视她,没好意思告诉他,她还跟边澄表白过呢,而且还被拒绝了……拒绝的理由超奇葩的——边澄说他高中不想谈恋爱,想好好学习。

    “那现在呢?还喜欢他吗?”黎语冰突然问。

    棠雪晃了晃酒杯,看着里头摇荡的琥珀色酒液,一脸沧桑地答:“你知道吗,有些人不能用喜欢或者不喜欢去概括。他代表的是回忆,是时光,是那么一段青春,独一无二的青春。”

    是啊,独一无二的青春。

    她独一无二的青春里,有边澄,有廖振羽,甚至还有周染,还有许许多多的人。

    唯独没有他。

    黎语冰突然感觉胸口闷得透不过气,他直起腰,四下望了望,最后视线落回到棠雪的脸上。

    棠雪酒量不怎么样,加上今天有心事,随便喝喝,就高了,这会儿酒精上头,脸上泛着桃花色,双眼迷离地望着酒杯。

    “别喝了。”黎语冰拿走了她的酒杯。

    “给我。”

    “别喝了,走吧。”

    “不嘛,再待一会儿,我再跟你说说边澄。”

    “我不想听了。”

    他招呼服务员结了账,然后也不管她的反对,直接提起来拖走。棠雪好生气:“干嘛呀你,别碰我,羊肉串还没吃呢……”

    黎语冰伸手从桌上抓了几只羊肉串塞到她手里,棠雪消停了,吃着羊肉串,被黎语冰拖着离开了饭店。

    出去之后他也没取车,俩人这么散着步往回走。

    棠雪吃羊肉串吃得满嘴油光,黎语冰掏纸巾给她擦了擦,擦完之后摸了摸她的脸,小脸蛋还挺热乎。

    吃完羊肉串,棠雪又开始唱歌了,黎语冰已然经历过烈火般的考验,听着她辣耳朵的歌声,眉毛都不带动一下的。

    唱了会儿歌,棠雪突然安静了。

    黎语冰的耳朵获得了片刻的放松,也就没去纠结她为什么安静。

    到她宿舍楼下时,他和她面对面站着,他低头想和她告别,见她耷拉着脑袋。

    “睡着了?”他轻声问,然后抬手拨了一下她的脑袋。

    她没有反抗。

    黎语冰一阵奇怪,手向下滑,托着她的下巴抬起来,迫使她抬头。

    然后他发现,她眼里竟蕴着厚厚一层泪水。

    她眨了眨眼睛,大颗的泪珠儿滚落下来。泪珠儿反射着路灯的光芒,像熠熠生辉的珍珠。

    虽然知道她这多半是喝醉了撒酒疯,可黎语冰看到她哭,还是禁不住心软了,声音不自觉温柔了几分,问她:“怎么了?”

    “黎语冰,我真的特别后悔。”棠雪哭得更欢了,泪珠儿连成线,在粉红的脸颊上铺开两道泪痕,“我好后悔啊。”又强调了一遍。

    “后悔什么?”

    “我当时怎么会那么轻易地就放弃滑冰了呢,我真是脑子进了水啊。”

    黎语冰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慰她:“当时可能没觉得滑冰有多重要。”

    这世上许多的事情,不都是如此么?拥有时满不在乎,失去了才知可贵。

    棠雪一哭就收不住了,越哭越欢,一边胡乱擦着眼泪,一边说:“我暑假的时候去看望我初中时的方教练,你知道方教练对我说什么吗?他说他觉得我能进国家队的,没想到我也不滑了。我当时听了,别提多难受了。我为什么不愿意看到边澄,因为我一看到他,我就会想起自己错过的东西。我,我真的……”

    她哭得直抽气,黎语冰一把将她拉进怀里,一手搂住她,另一手在她后背轻轻摩挲,帮她顺气,一边安慰她:“都是过去的事了。”

    她趴在他怀里,小声地,闷闷地说:“你说我是不是傻啊?”

    黎语冰抱着她,手臂突然地收紧了一些。

    他看到了一个人。

    喻言手里拿着一束花,本来有些轻快的脚步,在看到相拥在一起的两人时,突然放缓了。

    他走到距离他们两三米的地方,站定,望着他们。

    惊讶和受伤都写在脸上。

    黎语冰一手搂着棠雪的腰,一手轻轻按着她的后脑,他看了喻言一眼,说道:“未成年人请回避一下。”

章节目录

冰糖炖雪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酒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小七并收藏 冰糖炖雪梨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