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 黎语冰八卦资讯站又发了一篇文章,文章开头简单解释了一下昨晚删文的原因,然后, 重点来了——

    就在昨天晚上, 黎语冰棠雪八卦事件发生之后的七个小时,资讯君收到多名同学投稿,表示在校园里看到棠雪和另一男子招摇过市。为什么说他们招摇呢?因为他们拿着好多好多的娃娃!这个样子, 想不被人注意都难啊!

    然后放了很多图片, 都是各个地点各个角度偷拍的棠雪和喻言在校园里行走的画面,那么多娃娃, 真的很扎眼。这系列的最后一张是在棠雪的宿舍楼下,喻言把娃娃还给她之后,她身上挂满了娃娃,正和喻言道别。

    照片里两人互相望着, 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意。

    这他妈就是爱情啊!——资讯君如此感叹。

    在文章的末尾,资讯君顺道科普了一下这次事件的男主角喻言小弟弟。小弟弟在花滑圈还挺有名气呢,拿过不少奖,可能因为还是新生,所以本校学生关注他的不如关注黎语冰那么多。不过现在大家都认识啦……

    最后放了一张喻言16岁时登台领奖的照片,照片里的他还没长开,脸上有明显的婴儿肥, 眉是眉眼是眼,干干净净秀气温柔。

    八卦群众们本来还沉浸在昨天下午操场play的戏码里没缓过来呢,今早看到这篇文章, 都疯了。

    还有这种操作!一天之内跟两个男人约会?还都是男神?这年头是不是长得好看的男的都视力不好?要不是因为瞎,怎么会看上这种妖艳贱-货?可怜的黎语冰,可怜的喻言!你们睁开眼睛看看啊,棠雪她就是个大骗子……

    ——

    黎语冰看到这则八卦的时候,正在上课。

    老邓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发下宏愿说要好好学习,于是早上没有翘课也没有睡觉,还主动坐在了黎语冰的身边,企图接受一点学霸光环的滋润。

    可惜,认真听了没几分钟,他就开始走神了,玩起了手机。

    黎语冰正在记笔记,身边的老邓突然碰了碰他的胳膊,他躲,老邓继续碰。黎语冰莫名其妙地抬头看他。

    老邓的目光充满同情,手机递给他,低声说:“兄弟,稳住。”

    黎语冰接过手机低头看。

    他指尖轻轻滑动着屏幕,垂着眼睛,脸上明明没什么表情,可老邓依旧感觉到一种难以形容的低气压。

    老邓提着一颗心,也不敢吱声了。

    黎语冰看完,把手机还给老邓时,老邓听到了很明显的咬牙声。然后黎语冰突然站起身,拿了自己手机往外走。

    黎语冰坐在第三排,与过道之间还隔着一个胖胖的老邓,这会儿他想要出去,俩人闹出不小的动静,后面同学们都忘了听讲了,全被他吸走了注意力。

    讲台上白头发的教授被打断了,但是一看对方是黎语冰,教授很快原谅了他。黎语冰是好学生,肯定有急事才会这样做。

    黎语冰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走出教室。

    走进楼道里,他重重吐了口气。

    可并没有把情绪吐出来。那种郁结而沉闷的情绪,像压着雪的铅云,低垂浓重,盘踞在心头,久久不散。

    他走出教学楼,拿着手机,拨了棠雪的号码。

    嘟——嘟——

    铃声震了两下,不等对面接听,他突然又挂断了。

    打电话又能说什么呢……黎语冰自嘲地笑了笑,一个无力的事实摆在面前:他连质问她的立场都没有。

    她过去的世界里有边澄,现在的世界里有喻言。而他,算什么呢?

    他甚至从来没有走进过她的世界。

    不,他有的。

    比边澄、比喻言都早的。

    如果当初……

    黎语冰突然摇了摇头。

    人生就是一道又一道的选择题,选好的答案不能擦掉,哪有什么如果。

    道理他都懂,可这不妨碍他继续郁闷。

    黎语冰抄着兜,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游荡,像个孤魂野鬼。

    他自虐似的一遍遍想象着棠雪和喻言约会的画面。想到最后,突然想通了——无论如何,他不会容忍他们在一起。

    虽然这听起来很没道理,但是,不好意思,他就是不同意。

    ……

    想通了这件事,他再去看那些八卦,便稍微能心平气和一些了。

    可是,看着看着,又不淡定了——全世界都在骂棠雪。

    黎语冰看了一会儿就看不下去了,他接受不了棠雪被人这样辱骂,就算是隔着网络也不行。

    恶言恶语就像刀剑,一刀一剑全往人的要害上捅,棠雪她脸皮再厚,也只是个女孩子,更何况她还那么要面子。

    黎语冰正思索着怎样扭转舆论局势,突然接到棠雪的微信消息。

    棠雪:冰狗,打我电话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被你害惨了!

    黎语冰:对不起。

    棠雪:……

    黎语冰道歉这么快,搞得棠雪有点不适应,而且她觉得这个事情吧黎语冰也是受害者,他现在在全校人眼里都是绿色的呢……

    黎语冰:你在哪里?

    棠雪:我刚才翘课了,我要去训练,现在只有运动才能消耗我的负能量。

    黎语冰:我陪你?

    棠雪:千万别。我去滑冰馆,不用你陪。我说,咱俩近期呢最好别见面,你越靠近我,你在别人眼里的颜色就越绿,懂?

    黎语冰:中午一起吃饭。

    棠雪:喂……

    黎语冰:叫上喻言。

    棠雪:???

    ——

    棠雪确实被那八卦搞得神烦。一觉醒来全世界都在骂她渣女骗子脚踏两只船祸害小哥哥们纯真的心灵……

    我可去你大爷的吧!

    这个事儿啊,最令人头疼的是,根本解释不清楚,而且别人也未必愿意听她解释。

    她在滑冰馆练了半天,把自己搞得汗流浃背,这才稍微舒服了点。

    中午她下了训练时,黎语冰竟然跑来堵她,他真的要和她以及喻言一起吃饭。

    更神奇的是,喻言也是这么想的。

    于是,就这样,他们三个其乐融融地坐在了食堂里。

    买饭的时候,黎语冰要给棠雪搭配增肌午餐,所以他拿走了她的饭卡,棠雪拿着黎语冰的饭卡按照他的要求给他买饭,买到一半时发现黎语冰饭卡没钱了,她就近找了个陌生人帮忙刷了饭卡,然后支付宝转给人家钱。

    这只是个小插曲。

    总之最后,三个人坐在同一桌,一起吃饭,气氛融洽得仿佛一家三口。

    食堂里,一直在关注这件八卦的围观群众们,看到这样的场面,一下子就,目瞪口呆了。

    这tm又是什么操作?出了这种事儿他们还能心无芥蒂地坐在一起?心也太大了吧?是能装下一个太平洋?说好的渣女劈腿被抓现行呢?说好的修罗场呢?这气氛也太祥和了吧?

    求求你们了给我们围观群众一点面子好不好……

    但是身处八卦暴风眼的三人并没有听到围观群众们的心声,一边吃还一边有说有笑。

    唉,这样子搞,大家都很尴尬耶……

    尴尬的群众们把现场实况偷偷拍了传到论坛,论坛里本来有人在等着看“黎语冰和喻言知道真相后愤怒地甩掉渣女”的戏码,结果迎来的竟然是盛世团圆大结局,我日你大爷啊!

    于是现场的尴尬成功传送到论坛里,热火朝天讨论八卦的人们突然就都沉默了。

    这感觉就像是,所有人都在等着放一个大烟花,敲锣打鼓准备半天,等满怀期待地把烟花点了才发现,是个哑炮……

    沉默之后,一个新的帖子浮上来。

    【主题帖】求棠雪写一本撩汉秘籍,多少钱我都买!

    棠雪也在刷论坛,想感知一下舆论动向,正好刷到这个帖子,一看标题,她就噗嗤一乐。

    黎语冰见她笑,也牵了牵嘴角,问:“笑什么?”

    棠雪没有回答,关了手机屏幕,抬头看他们,敛容说道:“谢谢你们啊。”

    黎语冰靠了靠椅背,“你确实该谢谢我,我以前的外号是冰神,现在的外号是绿冰。”

    棠雪笑了,挥了挥手,“说吧,想要什么。”

    黎语冰状似思考了一下,最后一挑眉,说:“我也很久没抓娃娃了。”

    棠雪正要说话,喻言生怕她答应什么,抢先说道:“我陪你们,我特别会抓娃娃。”

    黎语冰就感觉这个喻言被棠雪带得,脸皮越来越厚了。他站起身,“我开玩笑的。小孩子才喜欢抓娃娃。”

    喻言莫名中枪。

    三人一起离开食堂,棠雪和黎语冰把饭卡换回来时,对他说:“哦对了,你饭卡没钱了。”

    “嗯。”

    ——

    黎语冰回到寝室,查了一下银行账户余额,然后就坐在椅子上发呆。

    老邓走进宿舍,看到黎语冰托着下巴像个雕塑一样沉思,他围着黎语冰转了两圈,直到黎语冰发现他。

    黎语冰问:“你干什么?”

    “我说,你跟棠雪,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越来越看不懂了……”

    “回答我一个问题。”黎语冰说。

    “什么?”

    “有没有时间少、收益高、还不用操心的兼职?”

    老邓想了一下,有点不太确定地看着黎语冰:“呃,卖屁-股?”

    黎语冰黑着脸又加了一个条件:“不需要出卖肉-体。”

    “要有这好事儿,我自己先去了,”老邓无奈摇摇头,打开电脑,先上论坛溜达了一圈,看了一会儿突然一拍桌子,“哎,这个适合你啊,过来看看!”

    黎语冰好奇地站在他身后,看着电脑屏幕。

    老邓指着屏幕说道:“看见没,美术学院招人体模特,有半-裸的有全-裸的,价位不一样。美术学院啊,那可是美女云集的地方,怎么样,有没有动心?”

    黎语冰有些抗拒:“有没有不用脱衣服的。”

    “脱衣服怎么了?”老邓转过胖胖的身体,扶着椅背教育他,“这是艺术,你怎么能用脱衣服来概括呢?再说了,你是脱给美术学院的小姐姐们看,别人想脱还没机会呢!”

    “我不想脱。”

    老邓一脸不解:“怎么着,你还想着给棠雪守身如玉啊?她都跟小弟弟约会了,你真的不介意啊?”

    黎语冰一派从容:“正宫,就该有正宫的大气。”

    老邓差点给他跪了。

章节目录

冰糖炖雪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酒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小七并收藏 冰糖炖雪梨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