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又是三个人一起吃的, 棠雪和黎语冰共用一张饭卡,俩人一起去买饭,喻言老在后边跟着他们。

    黎语冰有点不耐烦。

    买好了饭坐下时, 喻言和棠雪说话, 黎语冰在旁边低头看手机,一边竖着耳朵听他们没营养的聊天。

    喻言问:“今天训练怎么样?”

    棠雪:“还好,不过今天教练骂我了, 当着好多人的面, 可吓死我了。”

    “我也被教练说了。”

    “啊?”棠雪有点诧异,“说你什么呀?”

    “说我训练不专心, 效果不理想,这些话。”

    棠雪点点头,“原来天下的教练都一个样。”

    唔,连喻言都能被骂, 她一个小透明挨几句训也没什么吧?突然就被安慰到了呢……

    棠雪看喻言一脸的忧愁,觉得他是好孩子被骂得少,不习惯,于是安慰他:“教练都喜欢把话说重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喻言叹了口气,小声说:“我只是担心会再长高。”

    这真是一个忧伤的话题。

    黎语冰在论坛巡视了一圈,本来想看看还有没有人骂棠雪, 结果看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评论,说他和棠雪喻言在一块吃饭像一家三口,爸爸妈妈带着孩子。

    谁是爸妈谁是孩子, 还用问么。

    这条评论看得他龙心大悦,放下手机抬起头,再看喻言都不那么碍眼了,反而,目光染上了一丝老父亲般的慈祥。

    喻言:“……”

    他有些尴尬,低头默默地吃饭。

    气氛不知怎么就转冷场了,谁也没再说话。吃完饭,三人走出食堂,棠雪对黎语冰说,“钱我会还你的。”

    “不用着急。”

    喻言悄悄碰了碰棠雪,说:“我还有钱的。”

    黎语冰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有你什么事?

    真想把这个不肖子扔进垃圾桶里。

    好在棠雪摆了摆手说,“不用,我已经想到办法了。虽然我爸比较抠门,不过呢,疼我的,大有人在。我打算拉一笔赞助。”

    黎语冰和喻言都好奇地看着她。

    棠雪当着他们的面,给自己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分别打了个电话,几通电话的内容都差不多,就是告诉几位老头老太太:他们家的大宝贝儿又重出江湖决定练滑冰了。只不过现在手头有点紧,还需要一笔赞助费。她打算以竞标的形式来募集赞助费,谁给的钱最多,以后她得了冠军接受采访时,就会第一个感谢谁。

    blabla……

    黎语冰恍惚感觉亲眼见证了一起老年诈骗案件。

    喻言也被她这操作搞得眼睛都直了,等棠雪打完电话,他指了指她的手机,“这样也行?”

    棠雪点了点头,“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

    ……

    问题那是相当的大。就为了第一个被感谢——而这还只是存在于未来的可能性中——老头老太太们都挺激动的,踊跃竞标那自然不用提了,互相之间还把对方视作竞争对手,在家里会拌嘴,出门遇到亲家,会暗搓搓地互相打听底价,然后呢又免不了斗几句嘴。

    斗归斗,老头老太太们牢记棠雪的嘱咐,没有把这事儿说出去,就他们小团体内部撕来撕去的。

    棠校长感觉日子过得不太对劲,家里老人们平常修身养性都过得挺好的,怎么突然间一个两个的,都有点暴躁了?他爸妈是这样,他岳父岳母也是这样。难道跟太阳黑子的活动有关系?

    这还只是疑惑,真正让棠校长发觉问题严重的,是那天他妈偷偷去银行汇款,结果因为数额比较大,银行工作人员不放心,电话打到家属这里来确认。

    棠校长赶到银行,一看收款人是棠雪,气得鼻子都歪了,“就知道是这倒霉孩子在作妖!”

    他把老太太领回家,路上就听老太太一五一十地都交代了。

    然后棠校长给棠雪打了个电话,劈头盖脸先是一顿批评。

    “你有没有良心啊,人老头老太太们攒点钱容易吗?就让你这么套出去?我说你是不是觉得上大学了就无法无天没人治得住你了?你等着,明天我就去找你!”

    “爸,我不是骗钱,我真的要去校队滑冰了,就是得先自费。”棠雪解释道。

    棠校长的语气缓和了一些,“那你怎么不和我说?”

    “我这不是怕你不支持我吗……”棠雪小声抱怨一句,“就为几万块钱,你还说我不是你亲生的呢。”

    “哦,这事儿你倒是记得清楚。你怎么光记坏事儿不记好事儿?”

    “好事儿我也记着呢。我记得我第一次滑冰就是你带我去的,教练说我是诺基亚抗摔,你回来后吐槽了好久。”

    “哼,”棠校长被她逗得想乐,好像又不太好意思,就这么憋着,过了一会儿突然叹气,说,“你就是来找我要债的。”

    “爸,别这么说,等我以后赚了钱,肯定第一个报答你,还有我妈。”

    “得了,你想滑冰就继续滑吧,这点钱咱家还是出得起。你自己注意着点,别太逞能。”

    棠雪大喜,“谢谢爸爸,你就是我的第一男神!”

    “行了行了,少在那油腔滑调。不过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

    “什么事啊?”

    “这笔赞助是我们掏的,等你得了冠军,第一个感谢的应该是我和你妈,知道吗?”

    行吧,这有什么难的。

    ——

    棠雪拿到钱之后,第一时间去找黎语冰。

    黎语冰下课之后和老邓他们一起往外走,他比一般的学生都高,站在人堆里很显眼。到教学楼门口时,外边下了雨,黎语冰低头正要掏伞呢,老邓突然指着不远处的马路边对黎语冰说:“嘿,你们家皇上来了。”

    黎语冰抬头一看,棠雪正撑着一把红色的伞,立在雨中望他。

    他果断地把书包一扣,重新背回肩上,冒着雨跑向她。

    冬天的雨夹着风,洒在他身上,脸上,头上。

    棠雪看到他跑近,她举着伞的手臂抬得高了一些,以适应他的高度。

    黎语冰走进她伞下时,面不改色地顺手接过她手里的伞。接伞时他的手习惯性地去找伞柄,便虚虚地拢住了她的手背,乍一看像是整个儿用自己的手包裹住她的手。

    他的掌心火热干燥,无意间擦碰到她手背上细腻光滑的肌肤,她连忙缩回了手。

    黎语冰握住伞,伞盖向棠雪的方向微微倾了倾,然后他低着头看她,问:“干什么?”

    棠雪仰着脸,笑道:“还钱呗。”

    她一笑,黎语冰也不自觉地笑,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好像一看到这傻子笑,他就是控制不住被传染。

    真是魔性啊……

    棠雪掏出手机,给黎语冰转了账。

    黎语冰没问她为什么能在网上还钱还要跑来找他,他认为她这样做只因为想见他了。

    “我还想当面跟你道个谢。黎语冰,谢谢你。”还完钱,棠雪说道。

    黎语冰轻轻挑了下眉,问:“就一句谢谢?”

    “当然不是,让我想想该怎么报答你呢……”棠雪说着,突然搓了搓手,像个落在西瓜上的苍蝇那样,然后笑得一脸神秘。

    这种笑容在黎语冰眼里可以定性为淫-荡了。

    黎语冰眯着眼,视线在她脸上扫了一圈,最后盯着她的眼睛,有些不确定地问:“你不会是……想对我以身相许吧?”

    一句话把棠雪问得有点尴尬。

    她摇了摇头,说:“黎语冰,你可能不了解我的口味。”

    黎语冰心想,我太了解了。

    棠雪:“你放心,我是不会对你伸出罪恶的双手的。”

    黎语冰心想,我谢谢你。

    棠雪:“我承认,你长得很帅。不过你这种主流的、爆款的、受万千少女追捧的男神,并不是我的菜。我只喜欢那种白白嫩嫩的美少年。”

    黎语冰心想,我以前也是白白嫩嫩的。

    ……谁知道后来会长这么大只啊!

章节目录

冰糖炖雪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酒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小七并收藏 冰糖炖雪梨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