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角番外, 本周六替换为正文,不是骗钱哒!

    记得下次更新还在这一章哦】

    ————————————分割线——————————

    1.

    全校师生都知道赵芹喜欢陆正则。

    陆正则是谁?

    校草,学霸, 篮球健将。

    他就是一个移动发光体, 浑身笼罩着“颤抖吧你们这群凡人”的光芒。

    喜欢他的人很多,但不包括赵芹。所以这事儿纯粹是个误会。

    赵芹也算f中的校花一枚。当然了,校花与校草的含金量是不一样的, 因为校花有好几朵, 而校草只有一棵。

    这天,赵芹和同学打赌打输了, 赌注就是要对着陆正则念小纸条表白。赵芹说话算话,捏着小纸条就去校广播室堵陆正则。陆正则是广播站站长,今天是他值班。

    此时傍晚的广播内容已经接近尾声,遍布全校各处的音箱中开始播放一曲舒缓的钢琴曲。

    陆正则还没来得及关掉话筒。

    赵芹突然闯了进来, 盯着小纸条大声念道:“陆正则!第一次见你,就深深地迷上了你;哪一天不见你,就浑身无力!你我好比鸳鸯鸟,夫妻双双把家还!……你是我的电,你是我的光,你是我的驴肉火烧和蛋花汤!”

    陆正则:“……”

    即便是专注拒绝十八年的校草,遇到这种场面也森森地震惊了, 一时竟然没有反应。

    f中校园内响起了经久不息的爆笑声。

    然而赵芹暂时听不到。她现在念完小纸条了,便打算溜走。

    陆正则却突然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赵芹。”

    陆正则勾了勾嘴角,抬手关掉话筒。

    回到教室, 赵芹就发现陆正则问她那个问题的深意了,不是好奇不是感动更不是对她有意思,而是想让她丢人丢个底儿掉!

    一路上认识她的人看到她就笑,而且这样的队伍不断壮大,赵芹的知名度终于直追陆正则了。

    她很郁卒。

    然后就是愤怒。好你个陆正则,不动声色地给老子下这么大一绊子,今儿这场恩怨我不找补回来,老子跟你姓!

    她毫不去想到底是谁没事儿找事儿在先。

    2.

    次日下午上课时,赵芹百无聊赖地往窗外一望,正好看到那个身影。

    陆正则竟然在上课时间偷会小美女,节操何在!

    陆正则虽然学习成绩很好,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乖学生,偶尔也逃逃课。此时他站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抱着双臂,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女生。

    那女生有些局促地低着头,红了脸,她的侧脸倒是蛮好看。

    赵芹的面前的窗户正对着他们,角度绝佳,距离也很恰当。于是赵芹兴致勃勃地欣赏起这场八卦了。

    要是有配音就好了,她遗憾地想。

    陆正则此时有点不耐烦。他在外面溜达了一会儿,想回教室,正好被这个陌生的女生拦住。算来也不知道这是他遭遇的第多少次表白了,他只想快点把话说清楚。

    谁知那女孩一听到他的拒绝,就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竟然开始掉眼泪。

    赵芹幸灾乐祸地啧啧摇头。

    陆正则看着眼前这女生的眼泪似乎无穷无尽,也不想再理会,抬脚想走,然而那女生反应倒是快,干脆直接扑向他的怀里。

    这是要拼命了啊……赵芹看得津津有味。

    陆正则身手敏捷得很,几乎是本能地往旁边一躲,于是小美女直直地扑到了墙上。

    咚!

    陆正则:“……”

    赵芹:“……”

    小美女一摸鼻子,看到手指上的血,眼泪更凶了。陆正则只好带她去医务室。他走的时候突然回头,正好和赵芹对视。

    赵芹向他比了个“衰”的手势。

    第二天,赵芹在食堂遇到了小美女,她的鼻子已经好了,脸上根本看不出受了伤。赵芹点头赞叹,这孩子长得真结实。

    小美女发现赵芹在看她,很不友好地“哼”了一声。

    赵芹跟她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前凸后翘,细腰长腿,无缘无故盯着人家看,很有点示威的意思。

    所以赵芹很不好意思地咳了一下。

    突然,小美女眼睛亮起来。陆正则出没,请注意!

    陆正则没看到她们,他端着餐盘目不斜视地路过,却被小美女一声脆生生的“陆学长”给叫住了。

    陆正则停下来看着她,表情迷茫。

    赵芹明白了,这小子根本就是个脸盲。

    陆正则是有礼貌的好孩子,虽然没认出小美女,但还是冲她点了点头。小美女脸皮够厚,借坡下驴,问道:“学长你坐哪里呀?”看样子是想跟他一起吃。

    陆正则面无表情地看向赵芹,“昨天说好一起吃饭的,你忘了?”

    赵芹一愣,“啊?……是啊,你说过请我吃小炒的。”敢拿老子当挡箭牌,吃不死你!

    小美女只得狠狠地瞪了赵芹一眼。

    赵芹脸皮厚,不在乎这些,她敲诈了陆正则回锅肉和蜜汁鸡翅,美滋滋地吃着。

    陆正则给她盛了一碗蛋花汤,笑眯眯地问道:“我是你的什么?”

    赵芹:“……”#

    赵芹决定要狠狠地报复陆正则。

    3.

    赵芹观察了半个月,渐渐掌握了陆正则的活动规律。

    陆正则有时候会霸占了学生活动室弹吉他。学生活动室是个半地下室,位置比较偏,值班的保安很少来这里。

    赵芹整人的招数有限,多数是跟电视学的。所以她选了一个恶俗得不能再恶俗的招数:装神弄鬼。

    月黑风高,孤独而空旷的地下室,弹棉花的智障青年,美艳的女鬼……如果演绎好了也是很吓人的。

    以上内容来源于赵芹的脑补。

    而实际情况是,月黑风高,孤独而空旷的地下室,美少年一个人抱着吉他,自弹自唱;身披碎尸万段破床单,脸画惨不忍睹大浓妆的某不明生物推开一条门缝,悄悄往里看。

    灯光是一种带着昏黄的琥珀色,像是剔透的美酒,散发着一种静谧而令人沉醉的气息。

    沐浴在醉人柔光中的陆正则低着头,眼睛半阖,敛去了平日里少年人的飞扬,只余下柔和与宁静,像一头温顺的兽。

    他的五官俊美如同画中人,让人不自觉想亲近,却似乎无论如何都走不进他的世界。

    吉他乐声从他的指尖流泻出来,如晚风飒飒,又如泉水叮咚,明明有声音,却让人莫名更觉安静。

    伴随着音乐声的是一首英文歌,节奏舒缓。他的嗓音深沉优美,薄唇微微开合,像是微笑,又像是叹息。

    赵芹只感觉心头似是有一道温暖舒适的泉水流过,浸得她五脏六腑无不熨帖。她想,等听完这首再吓唬他。

    但是陆正则却突然停下来。他看向那道门缝,“谁?”

    赵芹只好张牙舞爪地冲了进去,“哇啊啊啊啊啊!”

    陆正则像个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赵芹:“……”尼玛给点反应行不行!

    陆正则还真就反应了,“赵芹。”

    “你妹!我打扮成这样你都能认出来!这不科学!”赵芹很挫败。

    陆正则没答话,而是迅速地翻出手机,对准她一连拍了好几张。拍完之后,他扬扬手,“黑历史。”

    “你……!”赵芹双手叉腰,瞪大眼睛愤怒地看着他。她此时身上披的、脖子上挂的、头上戴的东西乱七八糟红红绿绿,加上那调色盘一样的脸,简直就是个移动的垃圾桶。

    陆正则侧开脸,不自觉弯起嘴角。

    赵芹正不知如何发作,这时候也不知道哪里突然刮来一股妖风——“嘭”!

    门在风的鼓动下一头撞了回去。

    赵芹吓了一跳,小心地左右看看,不会真的招来鬼了吧?她挪到门口,想再次打开门。可是怎么打都打不开!

    赵芹有点慌,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了。她不自觉地用被单一蹭,那脸就更精彩了。

    陆正则看她不像是装的,也走过来,拉着门拧啊拧,打不开;又用钥匙试了一下,还是打不开。

    “坏了。”他得出结论。

    赵芹的第一反应是找手机,可是她为了今天晚上的行动,常规装备都放在教室里,手机自然也没带在身上。

    “我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陆正则残酷地说出另一个事实。

    “我这是做得是什么孽啊!”赵芹欲哭无泪,激动地用脚踢,但门是铁的,“啊!”她扶着墙丝丝地吸凉气。

    陆正则倒是很淡定。他没再继续弹吉他,而是从书包里翻出一本书,坐下来认真地看。

    偌大的活动室只有两个人。窗户连接着地面,赵芹似乎还能听到外面的风在呼号。她抖了抖,悄悄地蹭到了陆正则身旁,“怎么办啊?”

    “等。”陆正则头也没抬,淡淡答道。

    “要等多久?”

    “不知道,可能是一个小时,也可能是一个晚上。”

    一个小时可以忍,但一个晚上……绝对不能忍啊!

    赵芹抱着一线希望又跑回去拍门,但是这里的门很结实,而且是密封的,隔音效果超级好。

    于是她又跑回了陆正则身边。

    如此三番,她像个被关在玻璃瓶里的苍蝇,一刻也无法安静。陆正则被她晃得有点心烦,在她再次回到他身旁时,他说道:“你能不能消停点儿。”

    “不能。”

    这时,窗外突然响起一声惊雷!

    “啊!!!!!!!!!!!!!!!!!!!!!!!!!!!!!!!!!!!!!!!!!!!!!!!!!!!!!!!!!!!!!!!!!!!!!!!!!!!!!!!!!!!!!!!!!!!!!”

    赵芹惨叫一声,来不及多想就扑进了陆正则怀里,并紧紧地抱着他。

    陆正则的书早就被她撞掉了,他此时被她紧紧拥着,脖子卡得几乎喘不过气来,“非……礼……”

    又是一声响雷,那雷声仿佛随时都会穿破窗户闯进活动室。

    “啊啊啊!!!”

    “谋……杀……”陆正则奋力挣扎。

    陆正则终于逃脱了赵芹的魔掌,激烈地咳嗽起来。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赵芹六神无主。

    陆正则似笑非笑,“你怕打雷?”

    “我怕……我勒个去我怎么可能怕打雷打雷只是一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自然现象我小学二年级就知道啦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接二连三的雷声,赵芹的惨叫经久不息。

    现在一般二般的女鬼看到她只怕都会自惭形秽,感叹自己不够专业不够敬业。

    陆正则笑得很欠扁,他张开手臂,看向赵芹,“允许你到我怀里来。”

    4.

    清晨,陆正则缓缓睁开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野兽派油画一般的脸。

    脸的主人正手脚并用地缠着陆正则,依然睡得香甜。

    他们两个身上盖着一条大床单,所以虽然昨天晚上下了雨,也没觉得冷。

    眼前的脸醒神效果明显,陆正则很快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昨晚赵芹的节操被那几声惊雷直接轰成了渣渣,在陆正则说了那句欠扁的话之后,一点没犹豫地就钻进了他的怀里。两个人等到学生宿舍那边都响熄灯铃了,终于绝望,只好凑活着在活动室的地毯上躺了一晚。也不知道雷声是什么时候停的,总之他们一直相拥着睡到天亮。

    什么?你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道不会发生点什么?

    正常男人面对那样一张连真正的女鬼都自叹弗如的脸,别说x欲,就是食欲都不会有了,所以还能发生什么?

    于是两人这一晚算是相安无事。

    但是现在,因为两人贴得太紧,陆正则很明显地感觉到胸前两团柔软的压迫,似有源源不断的热量隔着衣服传入他的胸膛,又推着血液涌向大脑。

    陆正则尴尬地偏过脸,有淡淡的红云爬上他的脸颊。他虽然遭遇表白无数,却也实在从没如此亲近过哪个女生。

    他甩掉头脑中的浮想联翩,推开怀中的人。

    赵芹终于醒了,清醒过来的第一反应是骨碌碌滚到一旁坐起身,收紧床单围住自己,警惕地看着陆正则。

    陆正则有些好笑,坐起来说道:“现在知道害羞了?”

    “昨晚,我们……”赵芹惊疑不定。

    “昨晚我们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陆正则浅浅一笑,简直像是一朵刚刚被采撷的娇花。

    赵芹一阵恶寒。她拉开床单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又动了几下,放下心来,“蒙谁呢!”当老子生理卫生课白上了吗。

    “总之你确实主动投怀送抱了。”陆正则残忍地揭露这个事实。

    赵芹无从反驳,只好摆出一副女流氓的架势怒瞪他,“那又怎样,难道还需要我对你负责吗!”

    陆正则突然又想起了胸前那邪恶却清晰的柔软触感,不可控制地脸颊微热。他站起身后退两步,“走吧,这个时候保安应该会经过这里。实在不行我们可以打碎窗户出去。”

    赵芹悻悻地爬起来,心想幸好她爸妈这两天刚好都出差了,要不然发现自己夜不归宿无法联系,肯定急疯了。

    一路吓退路人无数,赵芹终于重回正常人的世界。至于她和陆正则共同度过的那刺激一夜,自然成为了两个人都不太愿意提起的秘密。

    唯一提醒当事人的是f中渐渐出现的一个流言:据说学生活动室闹鬼,有个保安亲眼所见,当场吓晕!

    5.

    虽然和陆正则算不上患难之交,但两人也确实有了共同的不可言说的经历,所以赵芹没好意思再找他麻烦,两人相安无事地过了将近半个学期。

    赵芹本以为自己和陆正则也不过算是点头之交,谁知他又主动找上了她。

    这回是正事儿。

    元旦将至,f中要举行迎新联欢晚会,自然少不了各路文艺骨干大显神通。负责组织这场晚会的老师点名让陆正则必须出节目,先不说这小子能弹能唱的实力,光是那脸那身材,往台上一站,就能引来无数疯狂尖叫,如此镇场的宝贝他要是放过那才是瞎了眼。

    而且那位老师颇懂得如何用暧昧制造气氛,所以不仅要求陆正则上场,还要求他必须和另外一个女生搭配,至于哪个女生,你自己选。

    所以陆正则就找到了赵芹。

    赵芹有点犹豫,“为什么选我?”她自认为她和唱歌这俩字没半毛钱的关系。

    陆正则答得直白,“我只是缺个花瓶。”

    赵芹不乐意了,虽然让她上台她确实也只能发挥这种作用,可是这人一点都不给她留面子,她自然也不用客气,“花瓶遍地都是,你找别人吧。”

    “有出场费。”利诱。

    “富贵不能淫。”重要的是她知道以学校的抠门程度,出场费肯定也没几个钱。

    “你很漂亮。”祭出了杀手锏。

    陆正则很少夸人漂亮,正常情况下被他如此夸的女生就没几个抗得住的。眼前赵芹……赵芹心里有点奇怪,她平时也没少被人夸这身皮相,对那些溢美之词也算是能泰然处之了,怎么被陆正则稍微夸一下就会不好意思了呢。

    赵芹低下头,脸颊泛红。

    陆正则神情微怔,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她的脸庞。

    气氛一时安静得有些尴尬。

    这短暂而漫长的沉默被文艺委员打破,“赵芹,原来你在这里。元旦咱们班要出节目,你长这么漂亮必须上。”

    “……”赵芹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难逃元旦舞台的魔掌了,她只好问陆正则,“如果我和你合演,能把节目记在我们班名下吗?”

    “没问题。”

    这样一来,名义上看,陆正则反而成了赵芹请到的外援。众所周知陆正则这人眼高于顶,很少跟任何女生走得太近,所以赵芹的面子就显得大了。

    于是两人要联袂演出的消息也很快不胫而走,一时在f中传得沸沸扬扬。群众们一边憧憬着俊男美女的精彩表演,一边积极发挥想象力,编排这俩人的八卦。那场几乎快要沉淀下去的奇葩表白又被人们挖了出来,两相联系,越想越觉得两人之间有奸情。

    原来陆正则喜欢这种类型的,怪不得一直找不到女朋友。脑补能力强大的围观群众摸着下巴猥琐地想。

    赵芹不怎么在乎这些,能够从那场全校师生的笑料中走出来的人,心理素质是相当强大的。

    陆正则对此表示了一定的兴趣。他偶尔会听同学讲述他和赵芹之间发生的那些爱恨情仇,一边听还一边点评。

    然后就把这些故事加点自己的心得体会转述给赵芹,看着赵芹囧囧有神的样子,低头闷笑。

    好吧,这些都是生活的边角料,现在对赵芹来说比较重要的是,他们到底要唱什么。

    陆正则拨了两下吉他,抬头看向赵芹,眼睛笑得弯弯的,显示他的心情不错。他说:“点首歌。”

    赵芹看到他这种“老子就是高手羡慕嫉妒恨吧你们这群凡人”的样子就来气,于是面无表情道:“《唱支山歌给党听》。”

    “……”

    赵芹冷笑,让你丫得瑟!

    “这首歌适合民族唱法,换一首通俗的。”陆正则的理由很充分。

    “《爱情买卖》。”

    陆正则突然一笑,“好的,我弹你唱。”

    “……”赵芹终于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了。

    等她一曲唱完,陆正则就制定了他们现阶段最主要的目标:先找一首赵芹能唱好的歌。

    这首歌的难度必须是幼儿园级别的,风格不能太幼稚不能太成熟也不能太……太《爱情买卖》……

    当然了,还是要考虑赵芹的意见。

    选来选去,最终决定唱《小酒窝》。这首歌甜蜜轻快,很适合在节日中对唱,而且也不难。

    虽然他们俩谁都没有酒窝。

    6.

    考虑到舞台效果,陆正则放弃了弹吉他。在他的精心□□下,赵芹唱《小酒窝》终于不跑调了。

    但她还是放不开,神情僵硬。

    “你一定要从表情到声音都表现得很甜蜜。”陆正则说。

    “我不会。”赵芹很为难。

    “就像和男朋友约会时的那种心态。”

    “我没有男朋友。”

    “前男友也算。”

    “也没有。”

    陆正则微微勾起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一闪而过,又快速隐去。

    赵芹还在纠结甜蜜的问题。

    陆正则想了一下,问道:“你爱吃的甜点是什么?”

    “草莓慕斯。”

    他一咬牙,“这样,你把我的脸想象成草莓慕斯吧。”

    “可是一点都不像。”赵芹嫌弃地看着他。

    “……”生平第一次被人用嫌弃的目光打量,陆正则有点内伤。

    陆正则终于还是想出了解决办法。他承诺联欢晚会结束后请赵芹吃一个月的甜点,随时随地随便点,节假日顺延。

    因此赵芹在唱歌时只要一心想着“请吃一个月甜点”这件事情,就一定会很甜蜜了。

    这个方法的试用效果很理想。

    陆正则也因此更清楚地认识到了赵芹的吃货本质。

    演出前三天,赵芹选了件演出服穿给陆正则。

    那是一件苹果绿的宽吊带棉布印花连衣裙,能把这个颜色穿出彩很不容易,但是赵芹这件刚刚好。娇俏可爱又不失妩媚动人,简直就是甜蜜的诱惑。

    不过,因为毕竟是吊带,而赵芹的胸围又比较……额,雄伟……

    所以还是露了一点点春色,引人无限遐想。

    陆正则沉下脸,“马上换掉!”

    “为什么?”赵芹不解,别人都说很好看呀。

    因为我不想别人也看到这样的你。

    陆正则深吸一口气,“大冬天还穿成这样的只有神经病。”

    赵芹敢怒不敢言。

    虽然两人私下排练了无数次,但真正站在舞台上,面对台下无数摇着荧光棒的观众时,那感觉还是不一样。

    赵芹很没出息地紧张了,手心里全是汗,握着话筒都有点滑。

    陆正则一上场,顿时引起台下一片欢呼,等他一张嘴,这欢呼声更甚,还伴随着起伏的尖叫声。

    他的嗓音低沉纯净,声线中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诱惑人心的味道,一如他的人。

    台下无数花痴捧着脸作陶醉状。

    赵芹身体微微有些僵硬,要轮到她了,怎么办!

    这时,一只手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安慰似的缓缓收紧,微一用力又放松,但并未放开。赵芹侧头看到陆正则,他正在看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目光温柔,如秋天的湖水。

    本来握手的动作是合唱的时候再进行的,但此事看到赵芹紧张,陆正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赵芹感觉自己似乎沉入了那两潭湖水之中,台下的掌声、哨声、尖叫声都渐渐离她远去。

    陆正则突然捏了一下她的手:该你了。

    像是受到蛊惑一般,赵芹张口。她练了无数次,即使无心,也能跟着音乐完整地把歌曲唱下来。

    她的脑子乱乱的,从一开始计划就完全打乱。

    有什么东西似乎脱出了掌控。

    幸亏陆正则水平高超经验丰富,她被他带着,也没出现什么差错。

    看着台上两人手拉手深情对视,台下无数女生捂着破碎的小心肝儿哀叫连连。

    一曲结束,掌声雷动。陆正则突然执起赵芹的手,低头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吻。他闭着眼睛,完美的侧脸表情虔诚,像是尊贵的王子在对公主许下一生不变的承诺。

    柔软的触感从手背传至心间,赵芹感觉自己的魂魄“嗖”地一下冲出脑门,魂飞魄散。

    舞台上的灯光恰到好处地暗下来,直至将两人的身影隐没。赵芹被陆正则拉着,快步离开。

    留下满场观众们意犹未尽的嗷嗷怪叫。

    回到座位时,赵芹的心脏还一直在抖个不停。她没敢再看陆正则,尽管他就坐在她身边。

    最后那个动作他们排练时并没有,是陆正则临时加的。

    那么他是临时起意,还是蓄谋已久?是为了配合现场气氛,还是……

    赵芹捂着越来越烫的脸,不愿再想下去。

    因为她自己也觉得可能性不大,陆正则……毕竟是陆正则啊……

    可是一想到他这样做有可能仅仅是为了作秀,她心头就会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

    陆正则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因为台下灯光比较暗,所以他并不能把她的脸色看得很清楚,但这不妨碍他领会其中的精神。

    害羞的时候真可爱。不愧是非礼过我的女生。他想。

    7.

    赵芹发现了一个悲剧的事实。

    她,她好像有一点喜欢陆正则了!

    真没出息,不就是被亲一下手嘛……赵芹想。可是与此同时两人相处的画面又清晰地涌现出来,每一点一滴都仿佛精准地刻录在她的脑海里。

    怎么办,长这么大第一次春心萌动,可对象却是如此高端。

    陆正则此人冷心冷情摧伤芳心无数,让她怎么下手啊。

    赵芹很惆怅。

    这时,物理老师让她把试卷拿回来发下去。赵芹神游着进了办公室,抱起试卷就走,回到教室才发现她拿错了,竟然拿了二班的。

    二班就是陆正则他们班

    赵芹没有急着把试卷还回去,而是翻了陆正则的试卷来看。

    笔迹俊逸出尘,字如其人。整张试卷只有后面一道解答题扣了两分的步骤分。智商太高的人写这类题总是喜欢跳着步骤写。

    赵芹对着试卷犯了会儿花痴。她左右看看,发现没人注意到她,便翻到一块空白的地方,刷刷刷地画起来。一边画一边笑得□□。

    陆正则拿到试卷时,随手翻了翻,便看到那幅图画。

    线条简单而幼稚,勉强能看出那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可见画者的水平很业余。由于水平所限,她自然不能表达男孩的英明神武了,于是这货干脆在男孩脑门上写了个“帅”字,言简意赅,重点突出。

    女孩儿扎着马尾,手里捧着个超级大的碗,显示这位画家也许是个吃货。在女孩儿的头顶上,有一行字,字不算漂亮,但娟秀中透着一股爽快潇洒:

    陆正则,快到碗里来。

    陆正则盯着那行字,无声地笑起来。他本就长得俊美非凡,此时安静地笑着,更显得眉目生动,透着一股别样的光彩,简直颠倒众生。

    有女同学经过,不小心看到他,捂着鼻子感叹,尼玛谁能把这个妖孽快点收走啊,老娘要扛不住了!

    而那一头,赵芹有点后悔,那什么……陆正则会不会认出她的笔迹?

    想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两人并不同班,陆正则没什么机会能看到她写的东西。而且陆正则此人脸盲,认不清脸,应该也不太容易认清楚字迹吧?

    何况她的字又没有多惊艳,只不过是路人级别而已。

    想到这里她又放下心来。

    与此同时,陆正则盯着那幅画,提笔在男孩的头顶上写了一个字,端的是龙飞凤舞,笔力深劲:

    好。

    看来,是时候把她据为己有了。陆正则想。

    8.

    赵芹决定还是要表白一下下。不管怎么说,喜欢不能埋在心里,一定要大胆地说出来。

    可是,用什么样的方式表白呢?赵芹苦思冥想,又想到了曾经的那场乌龙。

    其实,不去考虑那囧囧有神的内容,在广播室对着全校师生大声表明爱意这种事情还是挺浪漫的……

    赵芹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靠谱。何况,她和陆正则的来往也算由广播室表白开始,如果会结束,那也以同样的方式结束吧。也算有始有终了。

    于是,赵芹绞尽脑汁,写了一份声情并茂的表白信。

    她又费尽心思偷偷搞到了广播室的钥匙,偷偷潜入了广播室。课间时间一到,她立刻打开广播。

    调试声引起了全校师生的注意,大家都以为校方有紧急通知要宣布。

    赵芹拍拍胸口,深吸一口气,刚要说话——

    “赵芹?”陆正则站在门口,惊讶地看着她。

    赵芹提起来的丹田气又落了回去。她惊吓不已,赶紧把信藏在身后。

    陆正则没去理会她在藏什么。因为他也有事。本来想今天把赵芹约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但是现在看来,嗯,这个地方也还不错。

    于是他走到一排柜子前,从里面取出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

    室内的气氛似乎要被这一团火红色引燃了。

    赵芹的脑细胞明显不够用了, “陆陆陆陆正则……你你你……我我我……”

    陆正则捧着玫瑰花走到她面前,“赵芹,还记得我们共同渡过的那个难忘的夜晚吗?”

    听到这句话,整个f中都沸腾了。共同!难忘!夜晚!求细节求深八!!!!!

    赵芹像是被雷劈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陆正则将花放入她怀中,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认真眼神看着她,“现在,你是不是该考虑对我负责了?”

    听众们激动得直拍桌子,嗷嗷嗷!负责!必须得负责!!!

    浓郁的香气让赵芹稍微清醒了一些,她顿感不妙,“陆正则,话筒还没唔……”关……

    早就晚了。

    现在,全校师生都知道陆正则和赵芹勾搭在一起了。

    ——end——

章节目录

冰糖炖雪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酒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小七并收藏 冰糖炖雪梨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