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雪和黎语冰一口气跑到体育馆外的广场上。黎语冰又不想被她追到, 又不想甩下她,控制着速度,时不时回头看她一眼, 这样子放棠雪眼里就是赤果果的挑衅。

    她撸起袖子, “黎语冰,我和你拼了!”说着铆足一口气冲上去。

    黎语冰却突然停住脚步,转过身张开手臂。

    咚——她一头扎进他怀里。

    黎语冰从善如流地拥住她。

    棠雪:“……”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来着?

    不远处以为冰哥倒霉有热闹可以看的蒋世佳:“……”不好意思打扰了, 告辞。

    黎语冰手臂好长的, 他一手搂着棠雪的腰一手圈住她的后背,像笼子一样困住她。棠雪动了动身体, 听到他在她耳边说:“就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不行吗?”

    语气还挺幽怨。

    棠雪愣了一下,虽然气他先斩后奏,不过还是有点感动, 于是说道:“那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偷偷摸摸发微博。”

    “微博是不小心发的,已经删了。”

    “删了有什么用,都被人截图了。”

    黎语冰紧了紧胳膊,小声说:“对不起。”语气那叫一个温顺。

    棠雪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黎语冰这么乖巧地认错,她也不知道怎么发作了,挣了挣, 说:“你先放开我,到处都是人。”

    黎语冰恋恋不舍地放开手,低头看着她。

    棠雪有点不好意思, 扭开脸不自在地看着远处,抬手,由前往后耙了一下头发。黑而密的短发被她白皙的手指推起,又恢复原状,发丝柔亮,根根分明。

    连头发丝都这么可爱。

    黎语冰心想。

    他趁她不注意,突然低头,在她头发上亲了一下,怕她发作,不敢停留,嘴唇碰一下发丝立刻分开,点到为止,知足常乐。

    额头旁边的发丝比较薄,棠雪感觉到了他的亲吻。她心脏猛地跳了一下,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她故意瞪了他一眼。

    黎语冰看着她的眼睛,问:“为什么不愿意别人知道我们在一起?”

    “黎语冰,我爸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你处处都被人盯着,咱俩的事儿要是传到他老人家耳朵里,唉,我也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岳——啊,我是说,你爸他,是不是很讨厌我?”

    棠雪想了想,摇头道:“可能也不是讨厌吧,他觉得你太聪明了,心眼太多,不放心我们在一起。”

    黎语冰感觉挺委屈的。他本质上是一个正直的人,这么多年来就干过那么一件坏事,还被岳父大人抓个正着,心里苦。

    虽然苦,还不敢抱怨。他闷闷地叹了口气,说:“我会证明给他看,你可以对我托付终生。”

    托付终生,这事儿大了。

    棠雪心里有点甜,但又感觉托付终生这种词不适合用在她头上。她可以掌握好自己的人生,不需要托付给别人。

    要说托付呢,也是黎语冰把自己托付给她。

    然后棠雪突然想到一件事——

    “黎语冰,你爸妈讨厌我吗?”

    黎语冰立刻摇头,“怎么可能。我妈很喜欢你。”

    棠雪奇怪道:“你妈妈不知道我小时候对你做过的那些事儿?”

    又摇头。

    “你没对她讲过?”

    继续摇头。

    “为什么不讲?”

    为什么?大概,作为一个男子汉,整天被女孩子欺负,他的自尊让他拉不下脸去控诉。说起来,他妈妈知道的最严重的一次事件,是棠雪拿毛毛虫逗他,把他吓得跌进荆棘丛。但那次棠雪确实不知情,还有老师和同学作证,最后棠雪就落个无心之失,被棠校长罚了一顿,他妈妈倒没怪罪。

    棠雪见黎语冰站在那里发愣,她看着天空,叹了口气,“黎语冰,你应该讲的。”

    “如果我讲了,我爸妈会给我转学,我们会早早地分开,我不会跟着你去滑冰,不会学冰球,更不会成为现在的我;我们也不会再有重逢的机会。或者,就算某一天相遇了,于双方来说,也只是交集不多的、连名字都记不清楚的小学同学。双方寒暄两句,各奔东西。”

    “黎语冰……”棠雪想象着那个可能性、想象着假如她的人生里没有黎语冰这个人……突然特别难过,眼圈都红了。

    黎语冰看着她,笑了,说道:“棠雪,我曾经不止一次后悔错过你中学的六年,但我现在又很庆幸,至少我拥有你小时候的六年。”

    棠雪心房柔软得要命,她背过身去小声说:“神经病,干嘛突然煽情。”

    黎语冰揉了揉她的脑袋,感慨道:“有时候会觉得,命运的安排,特别好。”

    ——

    黎语冰对命运的感恩持续到晚饭时间。

    晚上他和棠雪一同在畅天园吃饭,棠雪无聊地上了一下微博。黎语冰自曝恋情了,她也想看一下他粉丝们的反应。

    刚登上微博,她发现自己的粉丝和消息数暴涨,于是好奇地点开消息一看,妈蛋!

    互联网是没有秘密可言的,她去年的那些三角恋绯闻又被人拎出来展览了,图文并茂,说得有鼻子有眼。也难为有些人把那些图片存到现在了。

    眼下这些八卦,与其说有图有真相,不如说是看图编故事,怎么耸人听闻怎么来。说她和喻言开房被黎语冰捉-奸这种谣言竟然很多人都信了,群众的眼睛是有多瞎啊?

    是哦,还有喻言。这次八卦还吸引了另外一帮人的关注——三角恋绯闻的当事人之一,是此刻正在北京的喻言。喻言也是有粉丝的……

    这帮人,八卦完她那些过去还不解恨,还把她的微博id都给扒出来了。

    这会儿,好多小粉丝正揪着她的id审判呢。

    脾气温和一点的,要求她解释;脾气暴躁的,直接开骂,什么难听骂什么。

    其实大部分围观群众都以看热闹为主,就算有想法,也能保持基本的克制。但林子大了难免有些鸟想不开,太极端,从数量上看,林子越大,极端鸟儿越多。

    棠雪被这帮鸟儿骂得心烦气躁,砰地一下把手机往桌上重重一摔。

    黎语冰吓了一跳,悄悄观察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了?”

    “冰神啊,”棠雪瞪着他,扯着嘴角阴测测一笑,“你的女朋友们,说我是表子哦。”说着,手机递过去。

    黎语冰接过手机只看了一眼,心里一沉,坏了!

    棠雪饭也不吃了,沉着脸跑出去。

    黎语冰抓起两个人的包一同背在肩上,急急忙忙地追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区抽200个朋友送红包

    25字以上正分评论送积分

    ——

    头痛好几天了,好担心自己得了不治之症留下大坑,一冲动立下flag说日更到完结。今天头不太痛了,你们可以假装一下失忆吗……

章节目录

冰糖炖雪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酒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小七并收藏 冰糖炖雪梨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