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雪终于尝到了她觊觎好久的, 黎语冰的果冻唇。

    柔软q弹,口感绝赞。比想象中的还要好一点。

    棠雪心脏狂跳,感觉整个世界炸开了烟花, 幸福到晕眩, 她大脑缺氧得厉害,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紧紧地闭着眼睛, 仰着头僵立在原地。

    黎语冰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 他大脑里几乎是空白的,紧张到忘记呼吸, 全世界都仿佛不存在了,只有嘴唇上的触感是真实的。女孩子的嘴唇,比男生的更娇嫩,像新鲜的花瓣, 柔软滋润,散发着淡淡的芬芳。

    他们这样僵硬地贴在一起,时间仿佛定格住,过了好一会儿,黎语冰才找回呼吸,喘息着动了动嘴唇,轻轻地摩挲她柔软的花瓣。他头部摆动时, 鼻尖随之移动,与棠雪的鼻子碰到了一起。

    两个人鼻梁都挺高的,以及……都没有经验。

    棠雪被碰到鼻子时, 本能地偏了一下头,嘴唇分开。

    亲吻就这样突然结束了,黎语冰怅然若失,意犹未尽地伸出舌尖儿舔了舔自己唇端。

    棠雪睁开眼睛,正好看到他粉色的舌尖儿,看起来柔软湿润,灵活有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好邪恶哦。

    她偏开视线,抽回手。

    夕阳的余晖下,少女的脸庞彤红如火,比天边的晚霞还要艳丽。

    怎么这么可爱!

    黎语冰的心里像是住进了一朵棉花糖,软软的甜甜的,他抬手,想要抚摸棠雪的脸颊。

    指尖快要碰到她的肌肤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无奈地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他妈。

    黎语冰接起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手机那头传来一串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

    黎语冰:“……”

    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他妈妈的手机丢了,被一个神经病捡走了。

    “语冰啊,”黎妈妈笑够了,终于开始像个正常人那样说话,“我听说,你谈恋爱了?”

    “嗯。”

    “哟”黎妈妈故意拉长尾音儿,然后又笑,“那,方不方便告诉妈妈,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吖?”

    黎语冰捏了捏额头,无奈道:“您不是已经知道了?”

    “哈哈哈哈哈哈!”

    嗯,又开始了。

    黎语冰:“妈,知道得够快的。”

    “语冰你知道吗,我加过你三个粉丝群。”

    其中有两个,都是因为她自称黎语冰的妈妈被开除出去。后来黎妈妈学了点黑话,进粉丝群不说自己是黎语冰的妈妈,只说自己是“妈妈粉”,嗯,太太平平地混到现在。她打字太慢跟不上小粉丝们的节奏,所以一般不聊天,只潜水,默默围观。

    今天下班回到家,她又去粉丝群里转了一圈,发现大家都在讨论黎语冰的恋情,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了一句黎语冰的女朋友是谁。

    结果都回答是棠雪。

    棠雪?

    是那个棠雪吗?!

    黎妈妈感觉人生处处充满惊喜,在群里回了一句:谢谢,我现在就给黎语冰打电话。#玫瑰#

    结果群里的小粉丝们咻咻咻地回:不客气,我们一起给冰神打电话!

    黎妈妈:你们有他电话号码嘛?

    小粉丝们回了她一堆省略号。

    最后有个粉丝说:大婶,这个笑话好冷哦。

    黎妈妈着急给儿子打电话,就没跟粉丝们深入探讨,直接退出聊天窗口,呼叫黎语冰。

    ……

    这会儿,黎妈妈自曝完粉丝群的事儿,说了一句:“乖儿子,妈妈爱你。”

    “我,谢谢您了……”

    “语冰,跟妈妈说实话,你的女朋友棠雪,是我认识的那个棠雪吗?”

    “嗯。”

    “哈哈哈哈哈!”

    “妈,”黎语冰一脸的生无可恋,“您打断了我们的初吻。”

    “呃……对,对不起哈,你你你们继续,回头聊,回头给妈妈讲讲细节。你们先继续——”

    “她已经走了。”

    黎妈妈感觉有点抱歉,“不要急,一会儿妈妈给你发个大红包,男孩子谈恋爱总需要花钱的。”

    “不用……”

    “要的要的,不过,语冰啊,妈妈有一件事情真的好好奇。”黎妈妈说着,本来想等儿子问的,可又担心儿子挂她电话,于是自己直接说出来,“我记得啊,某人,好像从小就特别讨厌棠雪诶?为了摆脱她还故意撒谎,啧啧啧,弄得我都不好做人了。怎么现在又……嗯??妈妈理解不了。”

    黎语冰就知道她妈会把这事儿提出来打他脸。他当然不打算正面回应这个话题,只是淡淡说道,“妈,我该上课了。”

    “哦,那你先上课,下课记得给妈妈打电话。”

    记得……才有鬼。

    ——

    晚上黎语冰回到寝室,放下东西去洗澡。洗手间的花洒是他刚住进这个宿舍时自掏腰包换的空气花洒,水流里注入空气,出来的水柔软轻盈,仿佛带着温度的细密春雨,薄薄的在肌肤上流动。

    这会儿,黎语冰赤-身地站在花洒下,任水流从头到脚地流。

    他闭着眼睛在想棠雪。想他们今天的吻,想那春-光乍泄的画面,想碗里活泼漂亮的小兔子……

    心里滚烫,喉咙发干。

    黎语冰睁开眼睛,感觉到身体的变化。有点羞耻,但更多是渴望。他吞了一下口水,发觉口干舌燥。

    浴室里起了一层薄薄的水汽,墙壁和镜子都挂了雾,这样也好,他不会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他闭上眼睛,抬起头。浴室白色的灯光落在眼皮上,他的睫毛颤了颤,纠结了一会儿,终于自暴自弃握住那里。

    哐哐哐——浴室的门突然被狂敲。

    黎语冰吓了一跳。

    老邓在外边喊道:“黎语冰,洗完了没,你有电话!”

    黎语冰关掉花洒,问道:“谁?”

    “天琴湾一枝花!”

    是他妈。

    为了防止手机被骗子捡到,他家人之间的备注都很奇特,天琴湾一枝花这个代号还是她妈妈自己取的。

    哦对了,天琴湾是他家小区的名字。

    ……

    黎语冰洗完澡出来时,只穿着一条亚麻短裤,上身裸着。这人,高大挺拔的身材,宽肩窄腰,无论是胸肌腹肌还是肱二头肌,都特么完美漂亮得不像话,简直人间极品。

    三个室友都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他。这样的身材,哪个男人不想有!

    老邓说:“黎语冰,别怪哥们没警告你,下次多穿点衣服,否则你会被打的。”说着,捏了捏拳头。

    “哦?”黎语冰看了他一眼。

    老邓连忙把拳头收回来,坐姿那叫一个乖巧。黎语冰那体格,一个打他八个,问题不大。

    然后老邓还狗腿地指了指他桌上的手机:“一枝花的电话。”

    黎语冰现在不想给一枝花回电话。他拿起手机摆弄了一下,开始对着镜头自拍,重点是腹肌,各个角度都拍一下。

    “黎语冰你太臭美了。”室友忍不住说。

    老邓特别理解他:“这身材给我,我一天可以拍八百张。我们冰神已经够低调了。”

    黎语冰拍完,选了一个看起来不错的,发了条朋友圈,配文:晚安。

    朋友圈设置了分组可见,分组的名称是“女朋友”,只有棠雪一个人。

    过了一会儿,棠雪也发了一条朋友圈。

    棠雪:卖黎语冰的腹肌照,五块钱一张。

    黎语冰:……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区抽200个朋友送红包

    25字以上正分评论送积分

章节目录

冰糖炖雪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酒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小七并收藏 冰糖炖雪梨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