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冰激凌吃完, 棠雪终于等来了她妈妈的电话。

    接到电话,棠雪小声抱怨,“妈, 不是我说您啊……怎么管教老公的, 见人就发疯,都快吓死了。”

    “这次还真不怪你爸。”

    “到底怎么了?”

    “你跟黎语冰开房这事儿,等你回来咱们说。可你开完房把收据留着是想干什么?留着做纪念吗?你比你爸还没脑子。”

    “不是……您等等, 我没跟黎语冰开房啊?”

    “你敢做还不敢当啊?8月30号, 霖城机场计时休息室,双人间, 签字人黎语冰。这计时休息室不是你跟黎语冰开的?那他还有别人?”

    棠雪一听到计时休息室,大脑空白了一下,紧接着说道,“这个, 我可以解释……”

    “哦,怎么解释,你们俩开了休息室只是聊聊天谈谈心?你确定什么都没做?”

    这个……棠雪还真说不出口。因为他们确实做了一点点,呃,不太好描述的事情。

    她一语塞,棠妈妈立刻了然,接着又抱怨, “我还是不能理解,一张破小票,你留着图什么呀?”

    “我哪知道那里面有小票啊。”棠雪也有点委屈, “从来没见过。”

    “哦,那是小票自己跑进去的?”

    “不是……”棠雪望着天空,突然微微皱了下眉,眼珠转了转,看向黎语冰。

    黎语冰抿了抿嘴,视线飘开。

    棠雪想起来了。这小票是黎语冰塞进去的,她当时没在意,后来一直没看到过,就忘了。

    为什么没看到?

    肯定是黎语冰把小票赛到那些小空间小夹层里了,她用包的习惯是从来不用夹层,嫌麻烦,有什么东西都是直接往包里扔。只有卫生用品会特地隔离开。

    而很不巧的是,她生理期的时候没背过这个包。

    所以这张小票就这么在她包里默默地潜伏了一个多月,直到遇见她爹。

    棠雪跟妈妈匆匆说了几句,挂断电话,然后抱着胳膊,面无表情地看着黎语冰。

    “我以为你已经扔了。”黎语冰弱弱地说。

    “一张废纸而已,你为什么塞我包里?”

    “我也不知道……当时没多想。”

    棠雪回忆了一下,感觉黎语冰好像特喜欢往她包里塞东西?她给他装过□□,饭卡,钥匙,手机……你妹啊!别人的男朋友都是帮女朋友背包,就她的狗男友,路上捡个易拉罐都要塞女朋友包里。

    搞不懂,这种蛇精病怎么会有女朋友呢?

    棠雪用食指戳了戳黎语冰的太阳穴,说:“黎语冰,你知道这里边是什么吗?”

    黎语冰一脸乖巧:“猪脑花。”

    棠雪:“……”

    能不能有点自尊心了?身为一个公众人物认怂这么快,我都没法生气了!

    棠雪一口气堵在胸口里发作不出来,最后指了指他,说:“你就是个傻子。”

    黎语冰一阵沉默,过一会儿,小声辩解道:“我只有和你在一起时才会变傻。”

    ——

    棠妈妈挂了女儿电话,从阳台上走回来,看着沙发上的棠校长,这样看了一会儿,她突然噗嗤笑了。

    棠校长一瞪眼,“你还笑得出来?”

    “那我怎么办,哭管用吗?”棠妈妈走过来坐在老公身边,“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我说你怎么心这么大啊?”

    棠妈妈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们医院里有多少小孩,五六岁七八岁,得了病治不好,爹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就这么走了。五六年七八年,就是他们的一辈子了。”

    “你能不能想点好事儿。”

    “我想得挺好的……所以我经常想啊,活着就挺好了,要是还能健康平安,那都算福泽深厚。”

    棠校长忍不住吐槽:“你这觉悟,能去庙里当住持了。”

    他心情不好,棠妈妈就没和他斗嘴,只是说道:“事已至此,你反应这么大,只会把棠雪往外推。她什么脾气你这当爹的还不清楚吗?等她回来跟她好好谈吧……不要吵架。”

    ……

    棠雪在回家之前,和黎语冰去了趟商场,买了两块帝舵腕表,同样的款式,一块男款一块女款。刷卡的时候,棠雪用银行卡的边缘轻轻扣黎语冰的胸口,“黎语冰,疼不疼啊?”

    “嗯?”黎语冰歪了一下头。

    棠雪:“心疼不疼?四万多块哦。”

    “不疼。”黎语冰摇了摇头。

    “你这卡里的钱其实我没花过,都给你买理财了……但这次你要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

    黎语冰说:“要不,买劳力士吧?”

    “别,买劳力士该轮到我心疼了。”

    黎语冰牵着嘴角看她,“我跟你回去负荆请罪。”

    “说你傻,你这傻气能迎风飘十里……好端端的干嘛送上门找打?”

    付完款,提完货,黎语冰又说:“我也想和你戴情侣表。”

    棠雪曾经被廖振羽吐槽过没有少女心。现在她可以正面回应这个问题了:那又怎样,我男朋友有啊。

    棠雪认为她这爪子配不上三位数以上的手表,于是上到五楼,找了个偏僻的平价饰品店,花268块人民币买了一对特价情侣石英表。

    虽然便宜,戴上去也是美滋滋的,俩人牵着手,对着情侣表拍了半天。

    ……

    棠雪带着手表回去,一进门,看到爸妈都在,不等爸妈开口,她先发制人:“当当当当!看我给你们买什么啦!”

    棠校长哼了一声,没说话。

    棠妈妈好奇问道:“什么东西呀?”

    “来,试试,看合不合适。”棠雪极尽狗腿之能事,腕表掏出来,亲自给爸妈戴上,然后把俩人的手腕拉在一起,点评道,“真,般,配。喜欢吗?”

    这表是挺好看,不过棠妈妈关注点在别处,问:“你哪来的钱?”

    “我刷黎语冰的卡。”

    棠校长一听,立刻把表摘下来扔进她怀里,“胡闹!你这意思是让我们卖女儿啊?!”

    “啊?”棠雪一愣,接着摇头,“爸您想什么呢,黎语冰的银行卡在我手里,我想怎么刷就怎么刷。”

    棠妈妈问:“你拿人家黎语冰的银行卡干什么?”

    “他自愿给我的,又不是我强迫。”

    “那他自己用什么?”

    “他找我报销啊。”

    棠妈妈感觉头有点大,“你们现在怎么,怎么像是都结婚了……”

    棠校长敲了敲茶几,“你别以为这样能模糊重点。你先说说你干的好事。”

    “爸,我都二十岁了。”

    “那是虚岁。”

    “行行行,十九岁。我都十九岁了,这要是放古代,都该生二胎了。放现在也算成年人了,成年人做点成年人的事儿有什么呀,你们又不是没谈过恋爱。”

    棠校长一瞪眼,“我们十九岁的时候可没像你们那样。”

    “那是因为年代不一样啊爸比,你们十九岁的时候还流行抄歌词呢,我们也没笑话你们吧?大家都宽容一点。”

    “胡说八道!抄歌词能和开房一样?”

    “爸,我的意思是,现在我们这代人的观念挺开放的,希望您能理解。我跟黎语冰开房是我自愿的,又不是被胁迫。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是担心你——”

    “我知道我知道,”棠雪抱着棠校长的胳膊,头枕在他肩上,“我知道你们是关心我。不过你们放心,黎语冰他可听话了,我指东他不敢往西走。银行卡也给我了,经济命脉都攥在我手里呢。你们不知道吧,他现在赚钱比毒-贩子都多。”

    棠妈妈吐槽道:“你这是什么对比……”

    棠校长:“你们现在年纪还小,以后的不确定性太大。现在感情好,哪天不好了呢?”

    “每个人最后都会死,可大家不还是活得挺开心嘛。享受过程才是最重要的。就算哪天真的分手了,至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呀。再说了,感情是需要经营的嘛。像您和我妈妈,你们的感情这么好,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俩人一起努力的结果……对吧妈妈?”

    棠妈妈要笑不笑地看着她,“你今天口才不错。”

    棠校长本来神色有些缓和,听到这话,没好气道:“这话不会是黎语冰教你的吧?”

    “是我跟他一起讨论的,这也代表了我本人的想法。还有,下面我要说的,没有任何人教,”棠雪正了正神色,“我的贞操观跟你们,或者也许跟其他的很多人,都不太一样。我并不觉得保护贞操对女孩子来讲是多么重要的事情,那是男人看重的。对女孩来讲,最重要的事情其实和男孩一样,都是掌控好自己的人生。这一点,我有信心能做到。”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抱歉,写着写着忘了时间,没给你们发更新时间提醒,我给你们跳段脱-衣舞吧

    ——

    评论区抽200个朋友送红包

    25字以上正分评论送积分

章节目录

冰糖炖雪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酒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小七并收藏 冰糖炖雪梨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