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角番外, 买了也没关系,本周四替换为正文,不会少于当前字数】

    1.

    全校师生都知道赵芹喜欢陆正则。

    陆正则是谁?

    校草, 学霸, 篮球健将。

    他就是一个移动发光体,浑身笼罩着“颤抖吧你们这群凡人”的光芒。

    喜欢他的人很多,但不包括赵芹。所以这事儿纯粹是个误会。

    赵芹也算f中的校花一枚。当然了, 校花与校草的含金量是不一样的, 因为校花有好几朵,而校草只有一棵。

    这天, 赵芹和同学打赌打输了,赌注就是要对着陆正则念小纸条表白。赵芹说话算话,捏着小纸条就去校广播室堵陆正则。陆正则是广播站站长,今天是他值班。

    此时傍晚的广播内容已经接近尾声, 遍布全校各处的音箱中开始播放一曲舒缓的钢琴曲。

    陆正则还没来得及关掉话筒。

    赵芹突然闯了进来,盯着小纸条大声念道:“陆正则!第一次见你,就深深地迷上了你;哪一天不见你,就浑身无力!你我好比鸳鸯鸟,夫妻双双把家还!……你是我的电,你是我的光,你是我的驴肉火烧和蛋花汤!”

    陆正则:“……”

    即便是专注拒绝十八年的校草, 遇到这种场面也森森地震惊了,一时竟然没有反应。

    f中校园内响起了经久不息的爆笑声。

    然而赵芹暂时听不到。她现在念完小纸条了,便打算溜走。

    陆正则却突然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赵芹。”

    陆正则勾了勾嘴角, 抬手关掉话筒。

    回到教室,赵芹就发现陆正则问她那个问题的深意了,不是好奇不是感动更不是对她有意思,而是想让她丢人丢个底儿掉!

    一路上认识她的人看到她就笑,而且这样的队伍不断壮大,赵芹的知名度终于直追陆正则了。

    她很郁卒。

    然后就是愤怒。好你个陆正则,不动声色地给老子下这么大一绊子,今儿这场恩怨我不找补回来,老子跟你姓!

    她毫不去想到底是谁没事儿找事儿在先。

    2.

    次日下午上课时,赵芹百无聊赖地往窗外一望,正好看到那个身影。

    陆正则竟然在上课时间偷会小美女,节操何在!

    陆正则虽然学习成绩很好,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乖学生,偶尔也逃逃课。此时他站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抱着双臂,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女生。

    那女生有些局促地低着头,红了脸,她的侧脸倒是蛮好看。

    赵芹的面前的窗户正对着他们,角度绝佳,距离也很恰当。于是赵芹兴致勃勃地欣赏起这场八卦了。

    要是有配音就好了,她遗憾地想。

    陆正则此时有点不耐烦。他在外面溜达了一会儿,想回教室,正好被这个陌生的女生拦住。算来也不知道这是他遭遇的第多少次表白了,他只想快点把话说清楚。

    谁知那女孩一听到他的拒绝,就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竟然开始掉眼泪。

    赵芹幸灾乐祸地啧啧摇头。

    陆正则看着眼前这女生的眼泪似乎无穷无尽,也不想再理会,抬脚想走,然而那女生反应倒是快,干脆直接扑向他的怀里。

    这是要拼命了啊……赵芹看得津津有味。

    陆正则身手敏捷得很,几乎是本能地往旁边一躲,于是小美女直直地扑到了墙上。

    咚!

    陆正则:“……”

    赵芹:“……”

    小美女一摸鼻子,看到手指上的血,眼泪更凶了。陆正则只好带她去医务室。他走的时候突然回头,正好和赵芹对视。

    赵芹向他比了个“衰”的手势。

    第二天,赵芹在食堂遇到了小美女,她的鼻子已经好了,脸上根本看不出受了伤。赵芹点头赞叹,这孩子长得真结实。

    小美女发现赵芹在看她,很不友好地“哼”了一声。

    赵芹跟她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前凸后翘,细腰长腿,无缘无故盯着人家看,很有点示威的意思。

    所以赵芹很不好意思地咳了一下。

    突然,小美女眼睛亮起来。陆正则出没,请注意!

    陆正则没看到她们,他端着餐盘目不斜视地路过,却被小美女一声脆生生的“陆学长”给叫住了。

    陆正则停下来看着她,表情迷茫。

    赵芹明白了,这小子根本就是个脸盲。

    陆正则是有礼貌的好孩子,虽然没认出小美女,但还是冲她点了点头。小美女脸皮够厚,借坡下驴,问道:“学长你坐哪里呀?”看样子是想跟他一起吃。

    陆正则面无表情地看向赵芹,“昨天说好一起吃饭的,你忘了?”

    赵芹一愣,“啊?……是啊,你说过请我吃小炒的。”敢拿老子当挡箭牌,吃不死你!

    小美女只得狠狠地瞪了赵芹一眼。

    赵芹脸皮厚,不在乎这些,她敲诈了陆正则回锅肉和蜜汁鸡翅,美滋滋地吃着。

    陆正则给她盛了一碗蛋花汤,笑眯眯地问道:“我是你的什么?”

    赵芹:“……”#

    赵芹决定要狠狠地报复陆正则。

    3.

    赵芹观察了半个月,渐渐掌握了陆正则的活动规律。

    陆正则有时候会霸占了学生活动室弹吉他。学生活动室是个半地下室,位置比较偏,值班的保安很少来这里。

    赵芹整人的招数有限,多数是跟电视学的。所以她选了一个恶俗得不能再恶俗的招数:装神弄鬼。

    月黑风高,孤独而空旷的地下室,弹棉花的智障青年,美艳的女鬼……如果演绎好了也是很吓人的。

    以上内容来源于赵芹的脑补。

    而实际情况是,月黑风高,孤独而空旷的地下室,美少年一个人抱着吉他,自弹自唱;身披碎尸万段破床单,脸画惨不忍睹大浓妆的某不明生物推开一条门缝,悄悄往里看。

    灯光是一种带着昏黄的琥珀色,像是剔透的美酒,散发着一种静谧而令人沉醉的气息。

    沐浴在醉人柔光中的陆正则低着头,眼睛半阖,敛去了平日里少年人的飞扬,只余下柔和与宁静,像一头温顺的兽。

    他的五官俊美如同画中人,让人不自觉想亲近,却似乎无论如何都走不进他的世界。

    吉他乐声从他的指尖流泻出来,如晚风飒飒,又如泉水叮咚,明明有声音,却让人莫名更觉安静。

    伴随着音乐声的是一首英文歌,节奏舒缓。他的嗓音深沉优美,薄唇微微开合,像是微笑,又像是叹息。

    赵芹只感觉心头似是有一道温暖舒适的泉水流过,浸得她五脏六腑无不熨帖。她想,等听完这首再吓唬他。

    但是陆正则却突然停下来。他看向那道门缝,“谁?”

    赵芹只好张牙舞爪地冲了进去,“哇啊啊啊啊啊!”

    陆正则像个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赵芹:“……”尼玛给点反应行不行!

    陆正则还真就反应了,“赵芹。”

    “你妹!我打扮成这样你都能认出来!这不科学!”赵芹很挫败。

    陆正则没答话,而是迅速地翻出手机,对准她一连拍了好几张。拍完之后,他扬扬手,“黑历史。”

    “你……!”赵芹双手叉腰,瞪大眼睛愤怒地看着他。她此时身上披的、脖子上挂的、头上戴的东西乱七八糟红红绿绿,加上那调色盘一样的脸,简直就是个移动的垃圾桶。

    陆正则侧开脸,不自觉弯起嘴角。

    赵芹正不知如何发作,这时候也不知道哪里突然刮来一股妖风——“嘭”!

    门在风的鼓动下一头撞了回去。

    赵芹吓了一跳,小心地左右看看,不会真的招来鬼了吧?她挪到门口,想再次打开门。可是怎么打都打不开!

    赵芹有点慌,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了。她不自觉地用被单一蹭,那脸就更精彩了。

    陆正则看她不像是装的,也走过来,拉着门拧啊拧,打不开;又用钥匙试了一下,还是打不开。

    “坏了。”他得出结论。

    赵芹的第一反应是找手机,可是她为了今天晚上的行动,常规装备都放在教室里,手机自然也没带在身上。

    “我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陆正则残酷地说出另一个事实。

    “我这是做得是什么孽啊!”赵芹欲哭无泪,激动地用脚踢,但门是铁的,“啊!”她扶着墙丝丝地吸凉气。

    陆正则倒是很淡定。他没再继续弹吉他,而是从书包里翻出一本书,坐下来认真地看。

    偌大的活动室只有两个人。窗户连接着地面,赵芹似乎还能听到外面的风在呼号。她抖了抖,悄悄地蹭到了陆正则身旁,“怎么办啊?”

    “等。”陆正则头也没抬,淡淡答道。

    “要等多久?”

    “不知道,可能是一个小时,也可能是一个晚上。”

    一个小时可以忍,但一个晚上……绝对不能忍啊!

    赵芹抱着一线希望又跑回去拍门,但是这里的门很结实,而且是密封的,隔音效果超级好。

    于是她又跑回了陆正则身边。

    如此三番,她像个被关在玻璃瓶里的苍蝇,一刻也无法安静。陆正则被她晃得有点心烦,在她再次回到他身旁时,他说道:“你能不能消停点儿。”

    “不能。”

    作者有话要说:  【配角番外,买了也没关系,本周四替换为正文,不会少于当前字数】

章节目录

冰糖炖雪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酒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小七并收藏 冰糖炖雪梨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