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廖振羽和夏梦欢玩游戏的时候心惊胆战了好一会儿, 老是担心玩着玩着她突然一梭子突突了他。好在她对他还算保留着一点良知,之后只是安静地拾破烂。

    廖振羽感觉拾破烂的夏梦欢真是乖巧又可爱。

    他仰头望天,默默垂泪。

    我是有多贱啊!

    ……

    第二天是发工资的日子, 在冰场兼职的学生们拿到钱之后组织了一次聚餐。好巧不巧地, 廖振羽又遇到昨天说夏梦欢坏话的那个女生。

    也就是传闻暗恋他的那个女生啦。

    女生名叫纪莹,廖振羽跟她说过几次话,说熟也不熟, 说陌生, 也不算完全陌生。纪莹找了个理由敬廖振羽酒,廖振羽不太想和她喝。主要是昨天她背地里编排夏梦欢, 让他感觉这人不厚道。

    可如果拒绝吧,公开下女生的面子,又不太好。廖振羽本质上是个随和的人。

    他正犹豫呢,夏梦欢坐在他旁边, 一边低头玩着手指,一边假装漫不经心地开口:“廖振羽,你不要喝酒了。”

    “嗯?”廖振羽一挑眉,看向她,“为什么?”

    “因为喝醉了会……”语气有点意味深长。

    她只说了半句话,廖振羽等半天也没等到后面的,于是追问道:“会怎样?”

    夏梦欢朝他勾了一下手指, 他连忙俯身,把耳朵凑到她面前。夏梦欢在他耳边轻声说:“会屁股疼哦。”

    廖振羽反应了一下才明白“屁股疼”是什么意思。

    啊啊啊啊啊!流氓!!!

    廖振羽的脸一下子爆成猪肝色,想反抗, 想回击,偏偏又不知该说点什么,只好张口结舌地看着她,满脸悲愤,满眼控诉。

    纪莹看着他们这样,有些气,酒也不喝了,板着脸走开。

    廖振羽也顾不上纪莹了,他谴责地看着夏梦欢,嘴唇动了半天,最后只是说:“你这个流氓。”

    夏梦欢吃吃喝喝的,眉毛都不动一下。

    ……

    聚餐结束后,廖振羽和夏梦欢并肩走在马路上。他一低头就能看到她吃饱喝足满意抚摸肚子的模样,想到刚才她调戏他,他又有些来气。廖振羽:“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整天满嘴骚话,你跟谁学的?”

    “电视上学的。”

    “我去,什么电视演这个啊?”

    “日本电视不行吗?”

    “得了吧,日本电视不演这个,你当我没看过日本电视吗?人家比你纯洁多了。”廖振羽说着说着,看着夏梦欢那不知悔改的样子,“夏梦欢同学,我很好奇你经历过什么。”

    “唔……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

    廖振羽有点意外,“还真有故事啊?”

    夏梦欢点了点头,“其实我以前也挺正常的,特别的文静,温顺,腼腆,纯洁,善良,乖巧……”她开始像个三流作家一样疯狂地堆砌形容词。

    廖振羽吐槽道:“你是要按字数收费吗?”

    “……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的人。”

    廖振羽感觉有点凌乱,完全想象不到她文静温顺纯洁是什么鬼样子。他心里一惊!完蛋,我已经被现在的她洗脑了!

    不过廖振羽还是违心地说:“我知道你以前是什么样了,现在说说后来吧。”

    “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被人调戏,我那时还是个孩子呢。”夏梦欢无辜叹气。

    廖振羽一想到小萝莉夏梦欢被猥琐男调戏的样子,立刻气道:“报警了吗?把那些变态都抓起来!”

    “报警没用,警察最多批评教育几句。如果有爸妈在身边就好,可是也不能每时每刻都把爸妈带在身边。后来有一次,我在大街上看到一对夫妻吵架,女的骂男的是金针菇,男的满脸通红不说话……”

    她回家之后,弄清楚金针菇是何意思,立刻有点明白了,原来男的也有怕的呀?

    这事儿给了她一点灵感,于是摸索着着走上了一条自卫反击的道路。

    虽然一开始只是为了自卫反击,可是不知不觉地,她说骚话越来越溜了,渐渐地,把自己打造成一个真正的流氓。

    这经历,简直了,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廖振羽听完感觉又搞笑又心疼,突然就原谅了她所有的骚操作,还特别想摸摸她的头。

    然后他就真的摸了,抬起手掌,在她的脑袋瓜上轻轻地拍了两下,像是安抚受惊的雏鸟。

    “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你跟我说,我去打他。”廖振羽说着,挥了挥拳。

    夏梦欢心里一暖,笑道:“好啊。”然后她望着廖振羽,又说:“廖振羽,现在你知道我的秘密了,公平起见,你也要告诉我一个你的秘密。”

    “啊?”廖振羽愣了一下,“我没什么秘密。”

    “那……”她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那你就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心甘情愿地给大王当小弟呢?”

    “那个啊?只是开玩笑的,本质上就是好朋友,又不是封建社会,还真的搞阶级啊?”

    夏梦欢不依不饶,又问:“为什么她是老大你是小弟,而不是反过来呢?”

    “男生要让着女生嘛。”

    夏梦欢沉默地看着他的眼睛,对这个答案表示不满意。

    廖振羽只好说道:“好吧,其实是……老大这人挺好的。”

    “哪里好呢?”夏梦欢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追问到底。

    “我高中那会儿住校,有段时间我爸公司破产了,到处借钱,焦头烂额,连着两个月忘了给我打生活费,我也没好意思跟他要。老大连着请我吃了两个月的饭,顿顿都请。”廖振羽说完,感慨道,“这就是我们的革-命友谊了。”

    “哦,”夏梦欢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的表情,轻声说道,“我还以为你喜欢她呢。”

    廖振羽一瞪眼睛,活见鬼一样,说:“怎么可能!你别吓我好吗?虽然我承认老大是个好老大,不过我真不喜欢她那个类型。”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类型?”

    “我……”廖振羽吞了一下口水,低头看夏梦欢,一阵语塞。

    路灯下夏梦欢的五官线条明暗交织,显得立体了很多。一双眸子柔亮清润,目光单纯无暇。她歪头看着他,那样子像一只懵懂的小鹿。

    廖振羽很不好意思告诉夏梦欢,单从外表上看,他喜欢的是她这个类型的。

    可是她这个类型有点要命呢……

章节目录

冰糖炖雪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酒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小七并收藏 冰糖炖雪梨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