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虐心的事实是, 夏梦欢的平衡能力比普通人差得多,所以直到学期末,她才算真正学会滑冰, 可以不用人牵着也不会摔倒。

    其实她学习进度慢, 跟廖振羽的教学方法有很大关系。大部分人学滑冰都是从摔跤开始的,廖振羽总担心夏梦欢摔跤,在冰场上对她照顾太多, 导致她学得慢上加慢。

    到学期末, 终于学会滑冰后,夏梦欢发现, 她确实可以摘手套了。

    然而这时候,廖振羽也没必要牵她的手了。

    这个,大骗子……qaq

    ——

    暑假的大部分时光,廖振羽是在霖城度过的。为此, 他爸爸还打电话八卦兮兮地问:“臭小子,是不是谈恋爱了?”

    “没有,”廖振羽答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我报名了俱乐部的暑期志愿者。”

    这是骁龙俱乐部推广滑冰的活动之一。不过炎炎夏日,这次他们推广滑的不是真冰,而是仿真冰。

    仿真冰场是用高分子聚乙烯铺设的板材, 材料自带润滑功能,模仿真实冰面的效果。据说好的仿真冰场可以与真冰达到百分之九十五的相似度。仿真冰场成本低廉、节能环保、四季可用,本身具有很好的市场前景, 只可惜在普通人之中的知名度和认可度都比较低。

    骁龙俱乐部的老板是个有情怀的冰雪爱好者,与政府合作做了一个“仿真冰场进小区”的项目,今年暑期有四块公益性的仿真冰场进入社区,免费对市民开放。

    廖振羽所报名的志愿者,是在这些冰场做义工,帮助附近居民了解和使用仿真滑冰场。

    自然,他报名的时候也没忘了把夏梦欢捎上。

    夏梦欢其实不喜欢做志愿者。又热,又累,还不讨好。居民素质层次不齐,有些很有礼貌,有些就把自己当皇帝,把志愿者当皇孙。

    但是夏梦欢喜欢和廖振羽一起做事情。

    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那种甜蜜轻松,可以抵掉所有皮肉之苦。

    有的时候,冰场附近路过染着黄毛戴着塑料金链子、衬衫敞开一大半的小混混,看到夏梦欢时,小混混会对着她吹口哨。

    这时候廖振羽就扶着冰场的围栏,朝着小混混贱笑,“哟,弟弟身材不错。”

    小混混没搭理他。

    廖振羽:“我请你看电影啊弟弟?”

    “滚!”

    廖振羽被骂了也不恼,偷偷瞄一眼身旁的夏梦欢。

    他很不想承认,跟夏梦欢在一块,他也变得越来越没下限了……

    ——

    过了些天,廖振羽连着放了一星期的假。放假原因……

    某天早上,他在宿舍醒来时听到水声,整个房间充斥着一种潮湿的气息。他感觉很奇怪,坐起身伸了个懒腰,想要下床。

    脑袋刚探出床位,他惊得差点掉下去。

    满地都是水,目测水深至少二十公分,整个宿舍一片汪洋。他的塑料拖鞋在水面上飘着,像大海中两只无助的小船。

    什么玩意儿,怎么睡一觉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好可怕啊!

    廖振羽一脸懵逼,一开始以为是水管漏了,直到他下床的时候不经意间往窗外一瞥,外边也是一片汪洋。

    好吧,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打开手机搜了搜新闻,果然,昨晚全城下了一夜暴雨,雨下得太急,排水系统承载不了,于是形成了内涝。

    廖振羽他们宿舍在一楼,自然首当其冲,淹了。

    现在雨暂时停了,据说今天还会下。

    他趟着水出门,想先去吃点早饭。宿舍楼有地基,一楼的地面比外边要高出几十公分,如果现在宿舍楼的水有二十公分深,那么外边少说有五六十公分。廖振羽不知道今天食堂营不营业,如果营业的话,他可能得自己游过去。

    廖振羽心情不太美好。他提着雨伞,一路在浑浊的积水里跋涉着,走到到宿舍楼门口。刚一推开门,他发现外边停着一辆……啊不,一艘,充气皮划艇。

    夏梦欢坐在皮划艇上,笑得眉眼弯弯,朝他挥了挥手,“廖振羽!”

    彼时外头天空依旧是阴云密布,可廖振羽的心里一下子就放晴了。

    你喜欢的人在等你,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了。

    而且人家还是划船来的……更加的令人感动。

    廖振羽登上皮划艇,这才注意到表弟也在。他跟表弟招呼一声,“你也来了。”

    表弟一阵无语,“我这么一个大活人,你现在才看到?”

    夏梦欢把一个保温饭盒塞到廖振羽怀里,“请你早饭。”

    “谢谢。”廖振羽心里暖暖的,低头打开保温饭盒,见里头是包子,煎蛋,还有培根。煎蛋和培根都做成了心形。

    廖振羽看着那些心形的食物,心头是痒的。他不知道这是女孩子普遍的癖好,还是,还是……

    他吃着早餐,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表弟似笑非笑,“你问她!”

    廖振羽看向夏梦欢。

    夏梦欢解释道:“我看到新闻上说,有一个鳄鱼养殖场被洪水淹了,跑出来很多鳄鱼。”

    廖振羽立即明白了,问道:“你不会是怕我被鳄鱼吃了吧?”

    夏梦欢没有回答,只是扭着脸看向远处被他们甩在身后的楼宇。

    廖振羽噗嗤笑了,又不好笑得太大声,一边极力忍笑,一边吃她做的那些小心心。夏梦欢听到他断断续续压抑的笑声,有些恼,反问道:“我说得不对吗?鳄鱼有没有可能游到城区?就算不是自己游的,有没有可能被水冲过来?来了之后有没有可能刚好游进学校?刚好遇到你?有没有可能?!”

    “有,有……”廖振羽连忙点头。

    “那你为什么还笑?”

    “因为你可爱不行吗?”

    夏梦欢噎住,红着脸撇开头,不说话了。

    ——

    开学之后,进入大二,廖振羽的功课从多变成了很多,多到他甚至无法负担自己那些课外兴趣,于是把其他社团都退了,只保留了滑冰馆的兼职。

    新学期,夏梦欢也有了新目标。

    ——她、要、当、巡、冰、员。

    这算是一个挑战,因为巡冰员对体力的要求还蛮高的。

    好在夏梦欢这几个月来坚持练滑冰,身体素质有了很大进步。

    忙碌而充实的时光飞快流转着,等夏梦欢终于通过俱乐部体能和技能的双测试、拿到巡冰员的资格时,已经到了十一月份。

    说来巧了,她拿到资格这天刚好是光棍节。

    廖振羽买了点啤酒和零食,两人坐在滑冰馆后门外的台阶上,给她庆祝。

    夏梦欢今天心情特别好,小脸红扑扑的,眼里放着光彩。廖振羽看着她那样子,特别想捏捏她的脸。

    夏梦欢平常很少喝酒,这会儿豪爽地开了一听,在廖振羽面前举了一下,“廖振羽,谢谢你。”

    廖振羽看着她的眼睛,他感觉此刻她神采奕奕的目光真的要多迷人有多迷人。他握着啤酒,笑问:“谢我干什么?”

    “你知道吗,有些事情,我以前想都不敢想。”

    “你至于么,不就是个巡冰员。”

    夏梦欢摇头,“对我来说意义不一样。我本身胆子特别小,身体也不好,而且还自卑。”

    廖振羽悠悠叹了口气,“其实每个人都会自卑的。像老大那样生而无畏的,毕竟是少数。”

    “也对,”夏梦欢点了点头,又说,“但我是那种……必须有人牵着我的手,带着我走,我才能走下去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廖振羽,因为有你一直牵着我的手,我才能走到现在。所以我要谢谢你。”

    廖振羽怔了怔,心内突然涌起万千感慨。他并不觉得是他在带着她走,他认为他们是手拉着手并肩一起走。一起走过黑夜白天,晴雨风雪。

    不过他并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只是喝了口酒,挑眉看着她,笑道:“那你打算怎么谢我呢?”

    夏梦欢歪着头看他,也在笑,“那你想要什么呢?”

    廖振羽没有回答,眼睛看着远处,慢悠悠地喝酒。

    夏梦欢鼓着腮帮子,沉默不语。

    有时候,我们面对感情时总是在猜测,彷徨,犹疑,试探。心内百转千回,脸上若无其事。

    会察言观色,会条分缕析,却唯独少了那么一点脱口而出的勇气。

    俩人这样安静地喝了会儿酒,放下啤酒吃毛豆。夏梦欢是个慢性子,剥毛豆慢吞吞的,吃豆子慢悠悠的,她刚吃完两三只,廖振羽那边已经吃出一把毛豆皮。

    她一边吃毛豆,一边偷偷看他。

    然后,她亲眼看到,他伸手拿啤酒,拿的却是她的。

    “那是我的。”夏梦欢提醒道。

    廖振羽“哦”了一声,镇定地放下那半罐啤酒,转而拿起自己的。

    夏梦欢突然说:“廖振羽,你不老实哦。”

    廖振羽本来正把啤酒往嘴边送,听到她这话,他动作顿住,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嗯?”

    她缓缓地倾过身体,慢悠悠地靠近他。

    廖振羽心脏提起来,精神紧紧地绷着。眼看着她一点点逼近,他虽紧张,却并不打算后退,只是手臂向后,撑着身体,望着她的眼睛。

    夏梦欢喝了酒,眼珠儿不像刚才那样莹亮,现在染上一层迷醉。

    她终于靠得极近,身体几乎与他相贴,廖振羽的身体对她是有记忆的,这会儿感受到她柔软娇小、散发着热量的身躯的迫近,他一阵口干舌燥,喉咙轻轻滚动了一下,呼吸变得紊乱。

    夏梦欢看着他这样子,笑了。

    然后,她突然一伸脖子,在他唇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再不老实还亲你。”她说。

    廖振羽分不清楚这算威胁还是挑逗,他只知道自己因为她这一下,脑子里炸开了烟花。待他从烟花的碎片里找回魂儿来,想要好好回敬她时,她却已经站起身,拿着啤酒走了。

    蹦蹦跳跳地走着。

    廖振羽看着她略有些踉跄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到底是醉还是没醉啊?”

    很快,廖振羽就得出结论:这货没醉。

    因为,她竟然在聊天群和老大玩角色扮演,虽然戏精上身疯疯癫癫的,但讲话逻辑非常清楚。

    总之,没醉!

    ——

    本来没醉是个值得高兴的事,然而第二天,廖振羽收到一个噩耗。

    这个昨天晚上还在强吻他的家伙,今天竟然跟他讨论去冰球队相亲的事!

    啊啊啊啊啊相什么亲!做人还能不能有点责任感了!

    廖振羽义正辞严地批评了她。

    之后他不放心,跑去商场买了条金链子。

    妈蛋,劳资要把这货拴住。

    他把金链子甩给夏梦欢,夏梦欢拿在手里掂着。

    廖振羽:“懂我的意思吗?”

    “懂,”夏梦欢乖巧点头,“这不是塑料的,感觉应该是真金。”

    廖振羽差点气吐血,“魂淡,我是让你做我女朋友啊。”

    夏梦欢掂金链子的动作停住,望着他的眼睛,突然就笑了。

    没有人知道,她从第一眼见到他就喜欢。

    一年零两个月,四百三十六天,每一天都活在暗恋里。

    现在,他要求她做他的女朋友。

    “你早说啊。”

    ——《冰糖炖雪梨》·番外完——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写完惹,抱抱深夜码字的自己。

    《冰糖炖雪梨》全篇到此为止,感谢大家的陪伴,鞠躬。

    顺便小声说一句,《时光微微甜》预售链接已发,各家网店都有预售活动,大家可以移步我的置顶微博挑选(我新浪微博名:酒小七)。

    懒得开微博的旁友,也可以直接当当搜索“时光微微甜”,当当上签名本最多啦。

章节目录

冰糖炖雪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酒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小七并收藏 冰糖炖雪梨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