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回到了袁秀丽的家里,我翻出了上次开群众大会是做的笔记。舒悫鹉琻实际上就是我看上的红心村所有年轻漂亮的女人,我要开始我的计划了,我要抓紧时间。这次并不是因为我对自己的前途担心,而正好相反是因为我已经抓到叶宇钟的把柄,我已经没有那么畏惧他了,我要抓紧时间是因为我有别的事情要做!

    昨天晚上在听完了邓丽君讲述张建新的故事之后,我们又来了兴致。梅开二度之后,我们终于疲倦的睡去,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来到袁秀丽家之后我又是精神抖擞了,我又和她谈起了对村里的人口房屋等基本进行摸底的事情,谈着谈着我就决定亲自对村民进行走访,其实我是想借这个由头开始实施我的计划。

    在吃完袁秀丽做的早饭以后,我们就出了门。我数了数,在我的笔记本上记录的,有二十八个人,我一边走一边假装不停地翻阅着,还是不是的在上面写写画画,最后我说:“秀丽同志,我们今天就以你们这个湾子为主吧,我们由面到点的具体了解一下。先对整个村湾进行一下实地的调查,然后选定一两家做一个具体的了解。”

    “好的王书记,就按您的意思办,那我就先带您沿着我们湾走一圈。然后您看我们是具体到哪一家走访一下呢?”袁秀丽问道瞑。

    “这样吧,上次开会的时候,你们村的一个叫张丽英的,还有一个叫柳娜的,这两个女同志,都讲的不错,我看咱们今天上午就选张丽英家吧!”我说。

    “行,那我先带您到村里走走。我也带着笔记本呢,我先把村里的宅子逐家的核实一下,做个登记,然后我们再带张丽英家里走访一下,您看行吗?”袁秀丽说。

    “行,就这么安排!”我说璧。

    我们开始在袁秀丽她们村子里穿行。这是一个以张姓为主的自然村,整个村庄的建筑基本上都是青砖白瓦的老是南方建筑形式,我们一般把这种建筑模式称之为“明三暗流”。意思就是从碗面看来只有三间房子,一个大门进去,两边各一个窗户。而实际上是前后隔开的六建房子,堂屋后面一般都是厨房,两边各两间厢房。想袁秀丽和邓丽君两家这样的两层小楼,红墙蓝瓦的病不多,只是零星的很显眼的点缀在一片黑乎乎青砖黑瓦的丛林中间。

    袁秀丽边走边做记录同事还向我介绍着村里的一些基本情况。

    张村共有房屋一百零九间,其中平房一百零一间,二层小楼八间。共有人口八百六十二人,其中男性村名三百一十八人,女性村民两百七十九人,未成年儿童二百六十五人。张村在红心村三个自然村湾里面属于规模比较小的一个,其他两个村湾的人口都超过了一千人。

    因为娘子洲上地势是东高西低,而且东边有一座不高的山,所以村民们的房子都是背靠着山面朝着西的,与一般的房屋坐北朝南的格局有点不同。

    袁秀丽对整个湾子的情况比较了解,说起一些数据来基本上是如数家珍。与此同时她对湾里的住宅进行了一次全面的统计,甚至包括了猪圈,牛栏和堆放柴火的披屋。

    湾子不大,以上的这些工作制用力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完成,看了看表,此时还不到十点。

    面上的工作做完了,我们该进行点上的工作了。

    之前所说的张丽英的家在村子的南面靠近娘子湖的地方,是一间平房,青砖黑瓦。在村子里穿行的时候袁秀丽就只给我看了,我恨不得立即就到她家去,但是又不好说,只好耐着性子在村里转了一个大圈圈。当我走进这座房子的时候,我才发现,仅仅是迎面的这面墙用的是青砖,其他三面墙一米多高以后就是土砖了。

    土砖是用石磙讲晒干的水田碾平整以后按照长宽高九寸六寸三寸的规格直接用专门的砖刀切出来的。先把长和宽切割好,然后在用牛拉着一块块的切起来,利好放在田里晾晒干,这样土砖就做好了。

    然后就是一担一担的往家里挑,那时候是没有汽车的,都是靠肩挑背驮。壮劳力一次能挑二十口砖,一般人都只能挑十到十二口。盖房子也没有钢筋水泥,都是字节用粘土调成粘稠度适中的泥浆来代替水泥。别看材料粗糙,这样建起来的房子不但结实而且冬暖夏凉。只要把房顶的瓦盖好,不要让墙面受到太多的风吹雨淋,住个两三代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从房房子的情况来看,张丽英假的条件应该很一般,应该比较便于下手。我边走边想着,就已经到了张丽英家的大门口。

    “?丽英啊,在家吗?乡里王书记亲自来看你了!”袁秀丽站在大门口外喊道。

    “在呢!是秀丽姐吧。”一个声音回答道,接着就从里屋走出一个女人来,这就是张丽英了。她一边走一边扣着胸前的纽扣,看样子是正在喂奶。张丽英比上次开会的时候看着更白了,还稍微胖了一点,这应该和他正在奶孩子有关系。她个子不算很高,也就是一米六左右,身材别的地方都很匀称,就是胸部显得特别的大,这也是和她孩子啊哺乳期有关系。

    农村女人已经生了孩子以后,对于***就显得不那么在意了,为了方便喂奶他们一般都穿着很宽松的衣服,孩子饿了的时候往上一撸,拽出***就往孩子的嘴里塞,就算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也就不避讳。可是这个张丽英好像有点不同,显得更加保守一些,看样子他是解开上衣纽扣以后喂奶的,而且从外面看她应该还是穿着胸罩的。

    “在忙什么呢丽英?”袁秀丽热情的问道。

    “给老二喂奶呢,刚睡着!”张丽英看了我一眼,有些害羞的一笑,然后回答道。

    “哦,孩子睡了,那正好。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乡的王书记,到我们村来指导工作,他想好你谈谈!”袁秀丽说。

    “哦,王书记,您好,快请坐快请坐。我们见过的,上次开群众会的时候。”张丽英说着,搬出两把椅子。

    “是啊,我们见过面了。上次开全体村名大会的时候,张丽英同志讲话很有水平啊!看得出来你还是读过很多书的。这样,我到咱们红心村来,主要工作就是帮助大家早日脱贫致富。我想请你谈一谈,一个呢,就是对我们政府部门的工作有哪些不满意的地方,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而来呢,就是说说有什么需求,有什么好的想法!”我说。

    自然了,我说的这些都是一些面子上的话,也没指望这个张丽英真的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张丽英也还算健谈,说了半天之后话题就慢慢的说到了男人身上,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出路,男人都只能外出打工。当然,她并没有说以此衍生出来的夫妻生活的问题,但是这个离我想要听到的已经不远了。

    就在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的时候,里屋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张丽英的孩子醒了。他略带歉意的站起来说;“王书记,秀丽姐不好意思,我得哄哄孩子去了!”张丽英进了里屋半天孩子还是一个劲的在啼哭,她可能也是不好意思把我们晾在那里,只好把孩子抱了出来。可孩子还是不停的哭闹,她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解开了上衣准备给孩子喂奶。果然,她还穿着胸罩,是肉色的。

    我看见她解开上衣以后洁白的胸脯就暴了出来,她一把掏出硕大的***,把**递进了婴儿的嘴里,哭声戛然而止。她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一直低着头,直到孩子开始吧嗒吧嗒的吮b吸起来才抬起头。此时我正眼巴巴的盯着她的胸部,她抬起头时我们的眼神正好相遇,她的脸上顿时泛起潮红,我也假装假装不经意的把目光投向了别的地方。

    这个情景应该是没有逃过袁秀丽的眼睛,在又东扯西拉的说了一阵不咸不淡的废话之后,袁秀丽站起身来,她说:“王书记,您和丽英先谈着,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我回家去给您准备中饭去!”

    我说:“那好,辛苦你了!”

    她转过头有队张丽英说:“丽英啊,王书记刚才在我面前可是一直在表扬你,说你不但人漂亮而且口才好,有想法。你可一定要和王书记好好谈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放心,不管你说什么,王书记都不会怪你的,你把王书记?”

    “对,大胆的说!”我说。

    “好的,秀丽姐,我一定配合王书记的工作!”张丽英说。

    “那好吧!那我先走了,王书记您慢慢的聊,我做好饭等您回来!”袁秀丽说着转身离开了张丽英的家。

    “好,我和丽英同志谈谈就回来!”我目送袁秀丽离开之后说。

    袁秀丽走了之后,房间里就剩下我和张丽英了,孩子还在吧唧吧唧的吮b吸着,气氛立即有些尴尬了。

    “孩子真的饿了,你看他吃奶吃得吧唧吧唧响!”我说,我故意把奶字说的很重。

    “是啊,就像个蚂蝗!”张丽英说。

    “男孩女孩啊?”我问。

    “这个是男孩,老大是个丫头,念初一了!”张丽英说。

    &?nbsp;“啊!可真看不出来,我还以为你刚结婚呢!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孩子都上初一了!”我夸她道,不过说实话我也确实没有想到她已经是一个初一孩子的妈妈了。

    “哪里,都老了!”她羞涩的笑着说。不过看样子对于我这句话他还是满受用的,在我说完之后,我看见她捋了捋额前额头发,然后低着头审视了一遍自己。看来,夸一个女人年轻漂亮是和她拉近距离的不二法门。

    就在这时候,张丽英怀里的孩子可能是吃累了,抬起了埋在他妈妈怀里的头,舔着嘴唇望着我一笑。他这一笑不要紧,张丽英的***全部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章节目录

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夜之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之鹰并收藏 共妻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