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嫣最终还是被陆景然拉去重新照了婚纱照, 至于陆景然的女装, 虽然不能贴在婚礼现场了, 但是贴在家里自己欣赏,还是很好的。

    当然, 这个想法就不用特地告诉陆景然了。

    照完婚纱照回来, 刚好有陆景然的朋友约吃饭, 陆景然带上时嫣一起, 去了天下居赴约。

    vip包间里只坐着一个男人, 陆景然牵着时嫣走进去,跟她介绍道:“这是甄义, 我发小, 这是时嫣。”

    “时小姐,你好。”甄义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西装, 朝时嫣伸出手。他和陆景然认识很多年了,他知道陆景然一直在找一个女生,现在他终于找到了。

    时嫣对甄义笑了笑, 正想去握他的手, 陆景然就“啪”一声, 把甄义的手打开了。

    “坐吧。”他拉着时嫣在座位上坐下。时嫣扯了下嘴角,陆景然刚才的举动,可以说非常不礼貌了。她特地看了一眼甄义,对方倒是像不怎么在意,还似笑非笑地看着陆景然:“不是这么小气吧, 连握下手都不准?”

    陆景然冷笑了一声:“从小到大,跟你握过手的女生,最后都成了你的女朋友。”

    时嫣:“……”

    哇,幸好她刚才没有和他握手,好险好险。

    甄义的表情也僵了一下,然后朝时嫣笑笑说:“你别听他胡说,他就是不想你握别的男人的手。”

    “呵呵。”陆景然冷笑。

    时嫣跟着赔笑,趁机多看了甄义两眼,他长得确实很帅,是特别讨女人喜欢的那种脸,陆景然说的话,还是有说服力的。

    他们就坐后,甄义就让服务员上菜了,时嫣把自己的大衣挂在一旁,一张扑克牌从口袋里掉了出来,是今天陆景然写给她的,她顺手装在衣服包包里。

    甄义看着那副扑克牌,对时嫣道:“时小姐这幅扑克牌上的画,很有意思啊。”

    “是吗?”时嫣看上去有些高兴,“是我自己画的哦!”

    甄义也有了些兴趣:“可以给我看看吗?”

    “不可以。”陆景然代替时嫣回答了。时嫣在自己手机上点了几下,把图片给他看:“就是这样的。”

    甄义看了一阵,抬头问她:“时小姐,我可以把你的画印到我们生产的雨伞上吗?”

    时嫣微微一愣:“雨伞?”

    “是的。”甄义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时嫣,“我们公司最近正在为新雨伞的插画头疼,我看了不少插画师的作品,都觉得少了点什么,你这个,我觉得刚好。”

    时嫣低头看着手上的名片,才发现甄义的公司是全国最大的玩具和文具生产商,他们公司的产品,在小朋友里有着极高的人气,就连时嫣小时候,都恨不得有一套。

    “啊,你们公司我知道!我小时候可羡慕用你们家文具的小朋友了!”

    甄义故作谦虚地道:“时小姐能喜欢我很荣幸。”

    “你刚才说要把我的插画印到你们的雨伞上吗?”

    “是的,如果你愿意的话。”

    “等一下,希望你们两个明白,现在那幅画的主人,是我。”陆景然强行打断了他们两人的聊天。

    甄义道:“那副画不是时小姐画的吗?”

    “是她画的,不过她送给我了,我不愿意把它印到你们的伞上。”

    甄义看向时嫣,时嫣沉默了一会儿,道:“没关系,我还有好多副,都收藏在家里,我回去后发给你,你看看有没有适合的。”

    “好的,非常感谢。”

    陆景然:“……”

    今天不是来吃饭的吗,为什么还是变成了谈生意!

    时嫣没想到自己画的小破画,居然还有人欣赏,回去的一路上都非常开心。陆景然侧头看了看她,泛着酸味的问她:“这么开心?”

    “当然啦,竟然有人欣赏我的画诶!”

    “很奇怪吗,我就很喜欢啊。”

    “你不一样啦。”

    陆景然就不高兴了:“我怎么不一样了?”

    “你不客观啊,你很可能是爱屋及乌啊!”

    陆景然沉默了一阵,笑了出来:“你还挺有自信。”

    “难道不是吗?没想到除了你,还会有人欣赏我的才华!”

    “……”陆景然见她这么高兴,也不舍得阻止她,只不过那副画对他有特殊的意义,他才不要它被印在雨伞上人手一副,“你送给我的那幅画,不准卖,其他的你随意。”

    时嫣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你真的那么喜欢吗?”

    “当然。”

    “那我等会儿把画都找出来,你先挑,挑剩下的再给甄总看吧。”

    陆景然:“……”

    甄义那么大家公司的总裁……忽然有点心疼他。

    时嫣最后发了三张图给甄义,甄义还真看上了一副,很快就让秘书跟她拟好合同,将版权买了下来。许是看在陆景然的面子上,这笔稿费高出市价许多,时嫣收到钱,兴高采烈的请陆景然出去吃饭。

    这个小插曲过去不久,时嫣和陆景然的婚礼就进.入了最后的筹备期,陆景然的父母也从国外回来,约了时嫣和陆景然见面。

    时嫣这是典型的嫁入豪门,心里十分没底,就怕陆景然的父母会嫌弃她。

    “如果你妈妈给我五千万让我离开你,我该怎么办?”时嫣躺在床上,问身边的陆景然。陆景然在黑暗中笑了一声,将时嫣搂进了自己的怀里:“那你就收下吧。”

    “真的吗?”时嫣眼睛亮亮的看着他。

    陆景然惩罚似的在她腰上掐了一下,他知道她那里最怕痒:“她让你离开我,却没办法让我离开你,所以我们两个还是在一起。”

    时嫣感叹道:“哇,你连你亲妈的钱都骗啊?”

    陆景然抱着她闷笑了一阵,然后才在她耳边道:“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早点睡觉,明天一早还要去见他们。”

    “哦,那如果你妈妈和我同时掉进了水里……”

    “你不想睡是吧?”陆景然翻身压在了她身上,“那我不介意做点别的。”

    “……晚安!”时嫣迅速闭上了眼睛。

    陆景然笑着在她唇上吻了一下,道了句“晚安”,躺在了她身边。

    第二天为了见陆景然的父母,时嫣隆重打扮了一下,会面地点是陆家大宅,时嫣想象中的可怕情节都没有出现,他妈妈没有给她五千万,也没有问“掉进水里”的终极问题。

    两位家长只嘱咐了他们要好好相处,互相包容,然后就兴奋地跟他们讲起了他们国外生活的见闻。

    回到陆景然的别墅后,时嫣重重地叹了口,陆景然看着她,问:“怎么了?”

    时嫣道:“五千万没有了呀。”

    陆景然笑着亲了她一下,道:“我等会儿转给你。”

    “这样大家会以为我是贪图你的钱,才跟你在一起的。”时嫣仰头看着他,“所以你转钱的时候,千万别让别人知道。”

    陆景然抱着她笑出了声。

    家里的管家还从来没见过陆景然这样爽朗的笑过,一时有些惊讶,不过仔细想想,自从时小姐搬进来之后,他笑的次数明显增多了。

    哦,不对,要改口叫太太了才是。

    婚礼在十月的一个黄道吉日准时举行,现场来了很多宾客,时嫣十分害怕陆景然还原那个直径十米的玛丽苏蛋糕,幸好,因为找不到那么大的模具和烤箱,他最后还是放弃了。

    现场还挂着除了陆景然女装以外,时嫣存的所有cg图海报,现场宾客纷纷感叹,这两人是去了多少地方换了多少套衣服拍照啊。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的时候,两人在神父和宾客的见证下,互相宣誓,互换戒指,正式结成了夫妻。那些怀疑陆景然这么多年不找对象是因为性取向有问题的亲友,也感动地放下了心。

    两人的婚礼后没几天,甄义公司发售的新伞便上市了,出乎时嫣的预料,这个竟然一下子就成了网红伞,不仅小朋友喜欢,就连大朋友都喜欢。

    甄义的公司想联系她,跟她争取更多的合作,然而所有电话都被陆景然的助理拦了下来。

    “总裁和总裁夫人度蜜月去了,半年内您可能都联系不上他了,是的,我知道您是想找总裁夫人,找总裁夫人的话,比找总裁更难,需要先跟总裁预约。”

    “……”

    好不容易等到时嫣和陆景然度蜜月回来,不肯放弃的甄义公司再一次联系了他们,依然被助理拦了下来。

    “您好,是的,还是我。哦,不好意思,现在找总裁夫人更难了,因为总裁夫人怀孕了,是的,谢谢。在总裁夫人生下小baby以前,估计您都见不到她,生下以后还要坐月子养身体……”

    甄义直接自己杀到了陆景然的家里去。

    时嫣确实是怀孕了,这点助理没有撒谎,第一次当爸爸的陆景然,也紧张得不像话。时嫣总说在游戏里已经生过几次了,但游戏就是陆景然自己开发的,他当然清楚游戏和现实的区别。

    时嫣才刚怀上,腹部都没有明显的变化,陆景然已经是如临大敌,连登门拜访的发小,都没有给好脸色。

    甄义在他的冷脸中跟时嫣说完了自己的合作计划,时嫣很高兴,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甄义合同都带来了,笔也准备好了,陆景然却不让时嫣签字:“老婆,你现在怀孕了,不能这么辛苦工作。”

    “我觉得不辛苦啊,就是画点插画,还可以当成是胎教呢!”

    陆景然不开心地看着她。时嫣捏捏他的脸,道:“以后等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可以用我画着插画的文具,不是很好吗?”

    甄义被她捏陆景然脸的这个动作惊呆了,陆大少的脾气他们这些兄弟都清楚,平时跟他靠得近点,他都要释放寒气,谁敢捏他的脸啊。

    也就陆太太这么大胆了。

    陆景然倒是被时嫣这个理由给说服了,但是严格规定了她每天的工作时间,不能超时。

    特约时嫣画插图的那批文具面世的时候,她肚子里的小宝宝也终于落地了。陆景然喜得一女,自然是开心得不得了,他把宝宝抱到时嫣跟前,让她取名字。

    时嫣这个时候,才发现一个问题:“你的公司,景时,是不是从我们两个的名字里来的啊?”

    陆景然道:“你竟然现在才发现?”

    “……”时嫣沉默了一下,道,“既然你这么会取名字,就直接给女儿取了吧,我最讨厌取名字了。”

    “是吗?我怎么记得你好像很擅长?”陆景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笑了起来。

    时嫣挑挑眉梢道:“你说路易狗蛋十三吗?”

    陆景然笑着道:“以后有机会,再请你去玩游戏。”

    “那男主还是你吗?”

    “只能是我。”

    时嫣撇撇嘴:“要不,女儿就要陆美丽吧。”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有点舍不得啊!

    感谢大家这几个月的陪伴!这篇文写了很多在都市没法写的梗和脑洞,还是很开心的!感谢喜欢这个故事、喜欢时嫣陆景然的朋友,么么哒!

    下本会开《维纳斯之吻》,喜欢的朋友可以先去作者专栏收藏一个,感恩!

章节目录

和甜文男主谈恋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板栗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板栗子并收藏 和甜文男主谈恋爱[快穿]最新章节 。